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王冬梅文集

专题栏目

永远的浪漫情怀
作者/来源:本站 点击数:169 更新时间:2006-05-18

【字体:缩小放大

    27年前,我们20岁,在赤峰开完知青会一起回青年点。那时候,姜定泰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身材,是一个十分英俊的青年,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非常酷的帅哥。他林西县大营了公社插队,我在克什克腾旗白音查干公社插队,我说我们青年点没有菜吃,因为我们是牧区,不种菜,种菜也长不好,因为无霜期太短,我们常年吃大饼子蘸咸盐水。姜宝泰便邀请我到他们青年点看一看,反正回克旗路过林西。到了大营子,姜宝泰就招呼知青到菜地摘菜往我的车上装,直到装不下为止。我把那些菜带回了青年点,两年没有吃到菜的知青看见那些新鲜的蔬菜,眼睛都放出光来。
    如今,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吃不到菜的苦涩滋味早已淡化,如同一粒咀嚼多时的橄榄,惟有那车碧绿的蔬菜,在记忆的底片上依然保留着新鲜可爱的颜色。
    差不多10年以后,一直在外漂泊的我回大连探亲,在付家庄海滨,我听见一个人喊我的名字,回头一望,是姜宝泰,他那时正在大学学习。再次相逢,勾起了我们心中许多久远的记忆和对昭乌达深切的怀念,我们一起眺望波涛汹涌的大海,如同眺望一望无际的草原。
    后来,姜宝泰的生意越做越大,他的中青集团的名声也越来越响。我那时在辽宁日报当记者,有一次我回大连采访,他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召集到一大批曾到昭乌达盟插队的知青,在海边的一座蒙古包里聚会。
坐在久违的蒙古包里,和往日的知青战友一起喝酒,一起回首往事,使我们那一大群已经不再年轻的人,再一起热血沸腾,豪情万丈。蒙古包外,是大海不息的涛声,它撞击着我们的胸情,也述说着我们共同走过的峥嵘岁月。
    从那以后,姜宝泰时常组织昭盟的知青聚会,使我们有了常相见的机会。在市场竟争、人才竟争日益激烈的今天,每一次聚会,都能使我们日益疲惫的心灵得到安歇;在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今天,每一次聚会,都能使我们被污染的灵魂得到净化;在人情淡漠、自私惟我的今天,每一次聚会,都能使我们渐渐变老的友谊得到加深。水千条,山万座,我们一起走过,我们一起在昭盟草原度过了难忘的青年时代,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和太多的欢乐。每一次聚会,我都在想,不论姜宝泰成了多大的老板,挣了多么多的钱,在他的心里,永远都有一片纯洁美丽的芳草地,那就是昭盟情结。
    1997年夏天,克旗召开那达慕大会,邀请我当年的大连知青回去,又是姜宝泰安排车辆,组织了这次回归。在达里诺尔湖畔参加完那达慕的开幕式,他就和我们青年点的知青一起回到白音查干公社红旗大队,这是他第一次到我们青年点,距我到他们青年点拉菜那次,整整相隔了21年!当年,我上了那辆装满新鲜蔬菜的老式北京吉普车,对姜宝泰真诚的说:“抽空到我们青年点去,我们给你煮奶茶,请你吃奶豆腐,你还可以骑马在草原上纵横驰骋。”没想到,他的赴约,他的回访,竟然在21年之后才得以成行。
    回到魂牵梦绕的千里草原,满眼都是绿草鲜花,满眼都是我们当年留下的青青的身影和青春的足迹,我们青年点的房子还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八个大字还在墙上熠熠生辉,只可惜,青年点炉灶里的牛粪火已经熄灭了19年(1978年因昭乌达盟回归内蒙古自治区,大连知青全部回城),我们没法再给姜宝泰烧一锅滚汤的奶茶,也没法给他牵来一匹骏马,我们一起被好客的牧民迎进他们的蒙古包,一起端起香味四溢的奶茶,他和我们一样,成了从远方归来的草原的游子。
    洗过我们的长发,洗过我们的衣衫的乌宝力格河,仍在轻轻地流淌,训练我们骑马射击的民兵连长却雄风不再,垂垂老矣,握住他颤抖的手,看着他满脸的沧桑,我们热泪横流。姜宝泰眼中的泪也滴落下来,他和我们有着同样的情感,同样的感受,他的热泪滋润着脚下他无限热爱的土地。
    这一年,我们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可我们的心还像火一样红,血还似火一样热,是昭乌达盟的千里草原,使们青春常在。
    当我们匆匆走进21世纪的时候,姜宝泰再次回到赤峰开发房地产。在这之前,姜宝泰曾多次回过昭乌达盟,不仅仅是回去怀旧,回去观光,而是回去投资,回去建厂,在他的集团里,也不少林西的子弟安排了工作,那些十七八岁的青年,走出草原,来到大连,帮助我们建设我们美好的城市,如同当年的我们,离开城市,去建设美丽的草原。
    对于姜宝泰此次回去创业,我有不少担心,毕竟我们已不再年轻,我们的身体也远不如从前,他还患有糖尿病、脂肪肝等多种疾病,按理他应该留在大连的家里,好好保养自己身体,可他无法停下走向草原的脚步,他一次又一次回到赤峰,回到草原,那里有他青春的梦想,那里有他光辉的业绩。作为一名昭盟知青,我深深地理解他,所以,我从没有把我的担心说出来,我只是在心里留给他一份最美好的祝福。
    屈指算来,我们在昭盟度过的时间只有三四年,可那是怎样的三四年啊!那是我们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那是我们思想最单纯的美丽年代,那是我们国家最动荡的激情时光,所以,我们在昭盟度过的时间虽然短暂,却像火炬一样照亮了我们的一生。昭乌达盟虽然是我们的第二故乡,但那里清澈的河水,清新的空气,绿色的小米,养育了我们,昭乌达盟的山山水水都浸透在我们的生命中,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精神家园,所以,姜宝泰把他开发的小区命名为“红山家园”。
    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浮躁的年代,对于经商的姜宝泰来说,一定会有很多应酬,会有很多项目要谈,会有很多合同要签,会有很多工程要开工,也会有很多工程要剪彩,每天的迎来送往,每天的会议安排,会把他变得十分繁忙,也十分浮躁,可他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写出了一本书,这让我大为震惊,也大为钦。我没有想到,在繁忙的商务活动中,他会有如此沉静的心态,来梳理自己思绪,来记载自己的心路历程。我还没有读到这本书,但我已经看到了他的大将风度,并深深地知道,他之所以能完成这部大作,都是源于他对昭盟这片土地深切而久远的爱。
    昭乌达盟早已经改名为赤峰市,但在我们大连知青的心理,它永远都叫昭乌达,它是我们心中一支永远的歌。
    无疑,我们在昭盟度过的岁月充满了苦难,正因为苦难才使它无限浪漫。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们吃过山珍海味,穿过世界名牌,住过高级别墅,到过国际名城,可这一切繁荣和浮华,在岁月的洗礼中都烟消去散,惟独我们年轻时吃过的苦,受过的罪,让我们念念不忘,让我们心里充满思念与怀想,它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浪漫情怀,这也是姜宝泰《昭乌达寻梦》—书的灵魂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