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知青岁月

专题栏目

王钟写碌碡湾知青传奇(84---86)
作者/来源:本站 点击数:5526 更新时间:2009-05-07

【字体:缩小放大

购买稻种和聘请技术员需要费用,然而,安家费早已花光,到哪里去筹钱呢?钱书君提议,县里拨给咱们盖房子的五千元不知花光没有,如有节余不就解决了吗。周青山动了脑子掐算半天二十间房子的土工、木料、荆芭等应需的款项。说:“应该有剩头。”

           大家决定近日到公社和唐主任询问一下,因为建房费用全由他计划支配。      这是碌碡湾知青队在公元一九七一年底建队,到一九七九年因知青全部返城而自然撤消的九年里,召开的第一次生产会。它的意义不在于第一次还是第二次,而在于它确实改变了碌碡湾千百年来的种植史,碌碡湾碱化的土地长出了绿茵茵的稻苗,人们吃上了香喷喷的大米。并且水稻面积不断增大……二十年后金山县修志,无法考证到底是谁提出来的这个重大建议,但执笔人把此事写进了县志,说:一九七二年,碌碡湾知青率先种植水稻,而后普及……  不过两日,周青山和钱书君到公社找唐玉军了解建房费开支情况,公社黄秘书说唐主任已于两天前回家探亲去了。他们找到公社会计,会计说:“县里拨给五千元专款专用,唐主任说由他们领导小组掌握使用,分两次都取走了,都买了什么,剩余多少我不清楚。”过一会儿她又说:“你们都是领导小组的成员,你们还不清楚吗?”周青山从这个会计的口里才知道还有个领导小组,并且他还是领导小组的成员。

        大约过了半个月,唐玉军才从本县另外一个公社,也是他的老家探亲回来。周青山和钱书君找他问起那五千元建房费的开支情况。他十分恼火地说:“都花完了嘛,哪有什么剩头!”    周青山说:“正正好好花了五千元?”唐玉军说:“上边就给五千元,咱们就米下锅,可着钱花嘛,这还精打细算呢!”周青山本想让钱书君看看账目,转而考虑唐玉军是公社堂堂主任,怎能提出这种要求呢,便又笑眯眯地说:“既然都花完了,那我们就走了。”周青山离开唐玉军心里还在捉摸:就是花完了,也该和大家有个说道嘛。

       书君回到宿舍,紫玉王兰正与孟晓珍闲聊,孟晓珍是来看紫玉的,并打听什么时候大家才能住到一起,说她和赵万祥已经商量好了,把现在住的房子卖掉,买主已经看了好几次,价钱都谈妥了,队长做中间人,房价五百元。

书君用遗憾的语气告诉她们:“唐主任已经回来了,建房费分文没剩,看来指望这笔钱的剩头去买稻种和聘请技术员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必须想别的办法。”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晓珍问:“买稻种得需要多少钱?”书君说:“稻种这玩意咱们从来也没买过,哪知多少钱。听大进士说,咋也得千头八百的。”晓珍说:“盖房子时我和万祥一点也没尽力,心里觉得挺不得劲的,我们卖房子的钱如果能提前要来,就拿去买稻种吧。”书君、紫玉和王兰同时瞪大了眼睛:“这哪行,你们插队这些年了,什么都没有,这五百元可是你们俩人的全部家产,说不上哪天又有了孩子,还需要一大笔开销。”晓珍一笑:“到时候再说,现在说现在的,盖房子种地都是大事,如果以后咱们知青队有了钱还可以还给我嘛。”紫玉三人非常感动,但仍然坚持不能要她们卖房子的钱。晓珍说:“这事你们三人也做不了主,你们把我的意思转告给那位周大爷和李大林,我回去和买主商量一下,能不能提早把房钱付给我。”

        周青山离开公社后,首先见了胡队长,向他讲起见到唐玉军的情况。胡队长在唐玉军购买檩木的时候就对他有意见,听周青山这么一说,自己也反复算计起建房使用的各种材料的数量和价格,算了几遍,觉得肯定有剩头,便和周青山说:“这里面肯定有鬼儿。”周青山连连摆手:“这种事可不能瞎说,如果让唐主任听见了了不得。”胡队长说:“咳,你怕啥呢”,说着又掰起手指头和他算,就当地现在的行情,一根檩木多少钱,一块荆芭多少钱,一套门窗的木料多少钱,一个木工,一个土工每天多少工钱,结果和周青山思谋的一点不差,说:“至少有一千元的剩头,上边拨钱的时候是按城里盖房子的花头计算的,你说没鬼儿?”(84)
王钟写碌碡湾知青传奇(85)
周青山说:“也许公社拿这钱做别的事了。”

胡队长说:“上边说了,专款专用,做别的事就是挪用,那也要犯错误。”

周青山说:“没有八九不离十的把握,咱们还是不要乱说,还是相信上级领导吧。”胡队长气愤地说:“说起来,盖完房子就没我的事了,我这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但咱们咋也得对这些小青年负责,另外我早就和唐玉军说过,就地买檩木也免去拉运的麻烦,他不听,偏要到几个地方分头去买,这又何苦呢?现在我明白了,这样才好闹鬼儿嘛。”

周青山本以为胡队长背地里发发牢骚,快乐快乐嘴罢了,想不到有天晚上他喝了两盅烧酒,到队部把这么严肃的问题和许红、徐杰、国舟、小林他们说了出来。知青们炸了窝,马上要到公社去找唐玉军算账,徐杰说克扣知青的费用,可以向上级告他,许红纠正徐杰的话:“这不叫克扣,这叫占用!”国舟又纠正许红的话:“这不叫占用,这叫贪污!”大家异口同声:“对,这叫贪污!”

天下好多事都是古古怪怪地连在一起,如果不提起种水稻就不会提出买稻种,如果不需要买稻种也就无需筹集稻种钱,不需筹钱也就想不到这笔钱有没有剩头了。如果胡队长对唐玉军没有什么成见,即便有些怀疑恐怕也不致于说给知青们。知青不像当地村民,他们敢怒敢言,一定要把此事弄清楚。

这天晚上,多亏书君、紫玉几个女知青劝解,许红他们才没有马上去公社找唐玉军,但不等于就此拉倒。就此事,唐玉军召见并批评了李大林,说周青山和钱书君来问建房费的事你知道不知道?这种事为什么让他们出面?你干什么去了?今后,凡是这类事不要让别人插手,只能由你出面。李大林很舒服地挨了批评,因为唐玉军在批评他的时候也在抬举他。如果不是这样,大林也许不会想得很多,现在他明白唐玉军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掩饰内心的惬意,虚心地接受批评。当他听说许红他们要到公社去找唐玉军算账的事后,觉得事情严重,便阻止许红他们到公社去胡闹,说天大的事由队委会负责。他又到公社把此事报告了唐玉军。    唐玉军听后十分震惊,他支配五千元开销,手头并无完整的收据票证,不得不考虑补救问题,以防事态弄大于己不利。他同时告诉大林:“今年全公社受洪灾,是历史上少见的灾年,现在初步测算,全社人均只能分得一百八十斤原粮,每人每天只有半斤,依靠上级救济也十分有限,你们知青也不例外,要考虑怎样度过一冬一春一夏。”唐玉军说这话的本意是一种暗示,也是他随机想到的一种回避知青的办法,他想让这些知青回城过冬。大林回后和知青们说:“建房费的事我已和公社领导交涉,我们要相信上级党组织和公社领导。买稻种钱咱们大家可以自己筹集,三队的老知青孟晓珍、赵万祥已经决定把自己卖房子的钱拿出来支持买稻种,我们大家也少抽几包烟,再凑上几百元就解决了嘛,来年水稻成功,有了收入加倍退还大家。”郑海不满地说:“我们辛苦一年,能不能挣回口粮还不知道,上哪儿再弄钱去!”提起口粮,大林又传达了公社秋收预算的结果。大家听后乱成一团,每天半斤粮食岂能让人活下去?大进士说一句:“只是预算的平均数嘛,也许碌碡湾要好一些。”大进士没有说错,碌碡湾五队很快把收割下来的五谷杂粮打晒完毕,过秤入库。总数出来以后,会计的算盘噼啪响了一天,最后算盘上剩了两粒珠子——人均二百斤,比平均数高出二十斤。

         知青们得到这个消息态度冷漠,二百斤和一百八十斤差不多,无论怎么说,明年肯定是要挨饿的,有人真的打算入冬就回城。这两天村上无活,村民们到生产队分粮食,知青因明年要独立出去,便把粮食存放在生产队的粮仓,分期分批往回领,所以知青们无事。这天,许红、国舟、徐杰几人打了几圈扑克牌,觉得没劲,便又想起别的事来,许红说出去转转,到公社反映反映情况,咱们知青和村民不一样,无妻无小,一张嘴就是一张嘴,一年给二百斤粮食,恐怕连半年也过不去就得饿死。大家一到公社就碰上了唐玉军。

        唐玉军自那次听大林说知青们要了解建房费的事后,对知青们就有了一种自己也说不清的感觉,今天一见许红等人,他一下明白了那种感觉是厌恶感。他联想起人们的传说,联想到许红把河口县一个大汉扔到瀑涨的河流里,野蛮、粗鲁等字眼一股脑地映现在他的脑海里,于是,他板着面孔,十分严肃地接待了他们,而许红最讨厌板着面孔打官腔的人。

话不投机,很快就吵了起来,许红便扯起建房费的事。唐玉军拉开写字桌的抽屉,拿出一叠单据扔在桌子上,说:“你们看嘛!笔笔有踪,一分不差,若有半点差错,我唐玉军甘受处分!”见唐玉军拿出白纸黑字的各种条子,许红似乎没了章程,语气明显地低了几分。但既然拿出条子,他也不示弱地要翻阅翻阅,唐玉军却说:“你有什么权利、有什么资格查我的账?”说着要把那些条子拿回去。

         许红受不了这种人、这种口气、这种面孔对他讲话,竟一下抢过这些条子拿在自己手中,说:“我是知青,这五千元有我一份儿,这就是资格,这就是权利。”说着,一挥手领着其他人扬长而去。(85)

          碌碡湾知青传奇(86)
        唐玉军气炸了肺,马上把公社的公安助理叫来,让他带枪把那四个知青抓来,他们的行为已经不仅是目无领导的简单问题,而是胡作非为,有预谋地搅乱一级党组织的正常工作,是犯罪行为。

公安助理听清原委也很为难,他听说过不少知青闹事的传闻,他不敢像对待一般村民那样去对待知青,便挖空心思地想了一个办法,决定先去找周青山和李大林,让他们协助工作,把许红他们叫到公社,把那些条子完好无缺地退给唐主任,然后做个检讨,求得唐玉军的原谅,这样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和平解决问题。许红他们出了公社,国舟有点害怕地和许红说:“我们这次是不是惹祸了?”许红说:“怕球啥,咱们好好看看这些条子,我看这个狗日的不太正派,没准里边有鬼儿。”国舟胆小,说:“那咱们找个背人的地方去查。”许红想了一下说:“去徐杰他们宿舍。”

       到了徐杰的宿舍,你一言我一语,你一张我一张地传着翻看。这些条子无非是某队某村某人卖了几根檩木、几片荆笆,收了多少钱,把这些条子加起来确是五千元,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根本找不出什么破绽。许红有些丧气,这时候大进士姜棋来到,许红等人向他说了怎样到公社、怎样和唐玉军吵架,又怎样把唐玉军这些条子抢过来。大进士姜棋听后说:“问题严重,我看你们赶快把这些条子给唐主任送回去,还要向他陪礼道歉,检查错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许红问:“有这么严重?”姜棋道:“你们的行为加个什么罪名都不过分。”

许红说:“难道这里边真的没有问题?”姜棋想了想说:“就是有问题在这上头也弄不清,这种白条子谁也可以写呀。”

        许红等人一下子受到点拨,都意识到:如果唐玉军自己写条子加在里边也看不出来,莫如把这些条子复制一份,以后慢慢核对,否则,真的给加个罪名,连核对的机会也没有了。经过商量,由徐杰执笔,把这些条子一一抄录下来,然后反复核对几遍,看有无遗漏或笔误,大家确认没有问题后,就依大进士姜棋所言,一起拿着那些条子返回公社,向唐玉军承认错误,陪礼道歉。唐玉军似乎得理不让人,大发雷霆,批评一通。许红他们都默默地听着,绝不还口。唐玉军说累了换一种口气,显得语重心长,说粮食不够吃可以想办法,你们与村民不同,城里还有爹娘嘛,着了急可以回城,爹娘咋也不会不管自己的儿女吧。

           其实他根本不理解这些知青的心理。任何一个知青,自打插队那天开始,绝对不想再去沾巴爹娘老子。若是平常,许红定会抢白他几句,无奈现在不是平常,是向他承认错误,检讨和陪礼道歉来了。大进士到徐杰宿舍并非偶然,而是公安助理找到周青山、李大林以后的安排,周、李去了许红宿舍,让大进士和钱书君去徐杰宿舍,大进士说如果人多,一本正经地去做工作反而效果不好,便自己一人来了。同时,他见到许红等人以后,公安助理出面的事只字未提,只说出了让许红他们信得过,并能按着他的意思去做的话。

        李大林根据唐玉军的暗示,就此问题主持召开了全体知青会,对许红他们的做法提出了严肃的批评,并让他们每人写一份书面检查。大林的态度和做法令许多知青反感,许红心里骂他是放屁添风,为啥不和弟兄们站在一起!小林则觉得哥哥和大家的感情越来越远。会后,他向徐杰认真仔细地打听了这件事的始末,还仔仔细细地看了他抄录下来的那些条子。徐杰说:“挨了批评,还要写检查,看它有啥用!”但小林还是十分认真地看,并真的看出了问题。合计起来五千元倒是没错,但檩木的根数不对,二十间房子应该二百六十根檩木,条子上只有二百一十根檩木,而且各队檩木单价悬殊特大。他认定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他本打算和徐杰研讨一下,又一考虑,他们刚刚挨了批评,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去找紫玉说出自己的想法。紫玉自从听到不让她担任知青队副队长,又联想到不让她到大队当赤脚医生等事,就知道唐玉军这人不正派,心术不正。所以认为这里边肯定有见不得人的问题。便和小林说:“这种事要慎重,许红他们刚刚挨了批评,咱们可别再惹出事来。咱们和周大爷、胡队长或者当地的村民先了解清楚这里檩木的价格,如果差距不大也就算了,如果出入很大,咱俩悄悄地向县里的组织部门控告他。他们这些干部是县里组织部门管的,他们最怕组织部门的人。”

        经过小林的秘密走访,村民们都说,最粗的檩木材料八元一根,最细的一般五元一根。可是唐玉军的条子上有许多是十四元一根。他又认真看了已经用上的檩木,都是较细的檩木。  小林和紫玉再次商量,向县组织部门写了一封告状信,落款是碌碡湾部分知青。(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