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知青岁月

专题栏目

王钟写碌碡湾知青传奇(87-88)
作者/来源:本站 点击数:7203 更新时间:2009-05-16

【字体:缩小放大

雁阵惊寒,碌碡湾的天空上,每天都有哀鸣的大雁飞过。人们仰首观望,这雁儿不知为什么,不像往年那样成群结队,一字排开,或人字方阵,而是队形无序,或三二成帮、孤雁南行。李拐子私下说:此乃凶兆!又过了几天,一阵冷风把碌碡湾的秋天和落叶刮走。

        人们打完场,分了粮食,便迎来了第一场冬雪。这场雪下得粘粘歪歪,飘飘雪花延续了三天,年老的村民说,夏天雨水多,冬天雪就多,这才是开始,今年的雪大着呢。

春种秋收冬藏,这是中国农民千百年来的活动定式,如果上级不再组织什么大会战,很多村民便早睡晚起,改一日三餐为一日两餐,省下有数的粮食度过难耐的寒冬,迎接新的一年开始,再把希望寄托在绿色的禾苗上。到了冬至,上边也没有组织大会战,这是近两年少有的消停,队上除了几个年轻的壮汉为牲畜铡草,和向地里送粪外,其余人在家里猫冬,知青们当然也无所事事,躲在自己的宿舍里做点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

        大进士姜棋比别人显得忙一些。他除了和其他知青一样做些每天必做的事情外,偶尔要参加领导班子会,更主要的是他给自己规定了一个作息时间表,每天要做几道高中课本上的数学题、物理题、化学题,以免让锄头和铁铣荒废了九年学业,还要看一些杂书,包括文史哲、自然科学、农业科技,他认为处世为人绝不能不懂文史哲,当知青则不能不懂农业。雷打不动的是他继续搜集和整理有关碌碡湾伤心河的种种传说,他把此事做为自己毕生神圣的事业,有朝一日付梓出版。因此,每天要翻阅一遍整理过的文稿和未整理过的记录。现在,他又开始整理最近听到的两则故事,一说伤心河是王母娘娘侍女的裙带,一说是康熙爷当年微服私访时有感而发给起下的名字,当然都带有悲剧色彩。但是,今天效率极低,心里乱糟糟的。

        紫玉来了,眼里露出鄙视的光,把那本《神曲》扔在姜棋的写字桌上。紫玉已经好久不来他的宿舍了,他曾察觉到什么,但很快就理智地悟出了其中委,他认为是自己灵魂中有种危险的东西在做崇。尽管紫玉在他心中是无疵的美玉,尽管他对人际间的关系总是那样漠不关心,但碌碡湾知青圈里人毕竟很少,大林对她的追求他怎能不知道呢,因此,他认定自己内心的某种闪念是荒唐、幼稚、危险的。美玉镶嵌在金子上则更能显示她存在的价值,大林是三湾知青中的佼佼者,是块发光的金子,金玉结合是自然天成。现在,他望着紫玉那照人的眸子,举止无措,不知该说什么,这本书不是送给她了吗,为什么突然送了回来?爱是纯洁的,有时候又是荒诞的,能使人似虚亦幻。随着与大林爱的升华,紫玉现在已经相信,白云飞日记之祸是姜棋所为。紫玉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世界,开始,她说什么也不相信姜棋这种人会做出这种事来,以至与大林争辩“也许是刘长民在骗你”。大林断定这是获得紫玉倾心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伪造一封信,装在县委给他寄来开会通知的那个信封里,和紫玉说这是刘长民的秘书寄给我的,我求他帮忙弄清这件事,因为我答应过你为你弄清这件事的,你自己看吧。    紫玉看了这封信,心就颤抖起来,似乎看清了人世间一切真与假、美与丑、善与恶。甚至想到,大进士能当上知青队的副队长绝不是有人说的因为他写了一篇讨好周青山的体会文章,周青山说得清楚,是上边定的,上边凭什么定他呢,这不很清楚了吗!陈淼的劝告尽管有些道理,说不上是大进士的指使呢,老实憨厚的外表藏着不老实的魂灵,更让人难以识破呀!  姜棋在紫玉心中曾有极坏的印象,后来又逐渐变得极好,那印象是多深啊,现在由极好又变成极坏,不是更深刻么!

“还你书!”紫玉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愠怒。

“……”姜棋哑然。

“大进士,我要告诉你,你不要以为有副憨呆的面孔就能遮住丑陋的灵魂!”

“你……是在说我吗?”姜棋惊讶地正视紫玉一眼。

“当然,白云飞的日记本不是你交给上边的吗!”

“这……怎么可能……”姜棋不知怎样辩解,他的嘴真笨。

    “不要再演戏了,你很会骗人,骗所有的人!但你再也骗不了我了!”紫玉说完转身离去。 
     紫玉不想把这件事说与别人,是因为大林有过善良的劝告,怕许红这样的人给他放血,他那单细的身板经不住三拳两脚,但她绝不想放过惩治教训他丑恶灵魂的一切机会,在今后的日子里。(87)
               王钟写碌碡湾知青传奇(88)

        姜棋遭到中伤,心里难过极了,呆呆地坐在那里去思去想,她怎么就认定云飞的日记本是我姜棋举报的呢?却怎么也想不出头绪,就想一个人咆哮发泄,他把写字桌上的稿纸一把抓起来,要撕它个粉碎,被人中伤误解是多么痛苦的事啊!但他终究是有理智的,天下误会的事太多了,他确信猎人杀鹰、女人杀猫的传说都是真的,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这样想着,他的心绪平静下来,这时候,孟晓珍和赵万祥顶着飘飘雪花来到了他的宿舍。

        那日,晓珍和紫玉书君说要把卖房子的钱支援知青队买稻种并非一时激情。她回去后和赵万祥说了自己的想法。赵万祥因女儿夭折,再加上那场高烧,大脑受到严重刺激,经过晓珍的精心护理和照顾,病情基本稳定,他不像一般精神不正常的人那样打人骂人,或者东跑西颠,一般的农活和家务活还做得来,只是神情呆木,似乎语言神经受到阻碍,他说的最多的话是“很有必要”或者“没有必要”。因此,当晓珍征求他意见的时候,他说:“很有必要”就算定了下来。晓珍又找到买主和中间人高队长,提出能不能把房钱先付上,因有急事需要钱花。买主说先付也可以,但价格必须再降低一些。晓珍说那你提个数字,咱们商量。买主说再降低五十元,我明天就把钱给你送来。晓珍没做讨价,一口答应了。

        今天,她和赵万祥就是专程送这四百五十元钱来了,她们先到队部去找大林,大林去了公社,她们又到了钱书君那儿,书君说什么也不收,并说我不过是队委会的一个委员,不能做主收你的钱。她们这才来找副队长姜棋。

姜棋听晓珍说是来交钱的,便问交钱的动机,钱由何而来,你们夫妇是否一致同意。他想避免人世间一切误解!

如果是别人一定不高兴他这样问话,晓珍则不然,倒觉得这个副队长办事认真,像个干事业的人。便把自己的想法和怎样提前收取买主的房钱一一说给姜棋。

姜棋听后说:“其实你们的事儿我早就听紫玉和书君她们说过,不过是想了解证实一下是不是真的。你们的做法令我感动,这钱如果不收,也辜负了你们一番好意和诚意,所以我代表队委会把这钱收下,但一定要还的,我给你们写个收条。”晓珍说:“不必了。”赵万祥说:“没有必要”。但姜棋还是十分认真地给写了一张收条。这时大林和周青山推门进来了。他们听说孟晓珍和赵万祥是专门来送钱的,十分感谢地和她们握手。晓珍受到极大鼓舞,仿佛回到了亲人身边。过了一会儿,她意识到大林他们一定有事要商量,便拉起赵万祥说:“时候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周青山告诉姜棋:“今晚咱们要开个队委会,传达公社唐主任关于咱们知青放假的事。上次许红他们到公社和唐主任说知青粮食不够吃,别看当时吵了架,可公社还很重视,经过研究,反正明年知青要独立建队,今冬没什么活可干,新盖的房子也不能住,就决定放假,过完春节再回来。”姜棋听后,叹道:“这是逃荒!”

        知青放假是唐玉军的意见。他主张知青放假确有逃避灾荒的意思,一个知青二百斤粮食说什么也不够吃,饥民最容易闹事,何况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知青呢。但更主要的是为了自己,那天许红质问他知青建房费的开销,他拿出那些条子本想镇唬他们一下,没想到许红竟敢把那些条子抢走。他气恼的同时也有几分害怕,因为那些条子里有好几张是他自己写的,还好,在公安助理的威慑下,他们主动送了回来,并且陪礼道歉承认了错误,这使他大为放心。然而,当他再次翻阅那些条子的时候,他自己都看出了破绽。由于粗心,忽略了檩木的数量,如果内行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里边的问题,为此他阵阵心悸。这些知青都是有文化的人,要是他们复制下来,一一核对,岂不露了马脚。如果仅仅是自己倒也无所谓,这里边还涉及县里的长民书记,有三十九根檩木是他借回家探亲的机会卸到了刘长民老爷子的门楼下。另外三十九根归自己所有。

         他相信时间是化解人世间一切矛盾的良药,因为无论任何事情,人们总有忘却的一天,他也相信地点环境可以改变人们的意识,知青们一旦离开碌碡湾,就会有新的喜剧悲剧恶作剧在等着他们,这里的一切也许很快就会被他们彻底忘却,或者不再感兴趣。因此他决定给知青们放假,并且提出了一个十分有力的理由,说许红等知青三番二次因粮食不够吃而到公社闹事。这个理由确实奏效,很容易在会上通过了。李大林是三湾公社知青工作领导小组的副组长,他将不折不扣地执行公社的意见。

        很多知青高兴放假,愿意回城和父母兄弟团聚。于是,宣布放假的第二天,不少知青打点行装,洗涮衣物,以便把自己打扮得精神一些,取悦城中父老、同学朋友。然后迫不及待地搭乘班车,归心似箭地返回县里了。

   最后离开碌碡湾的是大林、姜棋和书君,临走以前和周青山等人又开了一次队委会,经大林提议并通过,由大进士姜棋和于天宝去完成购买稻种和聘请技术员的任务,为了节约费用,决定春节过后从县里直接去盘锦。周青山带来几张盖着公社和大队公章的空白介绍信,郑重地交给了姜棋。(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