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综合资讯
“华北地区知青书信日记交流腾讯会议”在线召开
作者/来源: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 点击数:1017 更新时间:2022-04-14

【字体:缩小放大

原文转载于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

  2022年4月10日由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和天津知青文学社共同举办的“华北地区知青书信日记交流腾讯会议”顺利在线召开。会议历时近二个小时,参加会议的有北京、天津、山西吕梁、内蒙古呼和浩特、河北邯郸、赤峰、承德、黑龙江哈尔滨、上海等各地知青代表共140人,23人先后发言。大家在会上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互相交流,取得了高度一致的意见。

 

  会议由天津知青文学社张韵秋主持。

  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复旦大学教授金光耀首先发言,他说:“谢谢今天参会的各位老师!我们研究会成立至今已经10年了,过去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在知青史料的收集整理和研究方面,今年我们想把重点放在知青日记和书信方面。书信日记是研究历史的重要内容,这两年有一本晚清民国山西人刘大鹏写的日记,就引起了国内外许多学者的重视和研究。我们研究会有个会员叫王宗仁的,他保存并捐献了全部下乡日记。复旦大学的一位学生,去年在博士论文答辩时,获得评审专家的一致好评。论文内容就是写江西农村知青和农民之间的关系,该论文的主要资料就来源于王宗仁的日记。因为这篇论文的独特视角,该生甚至还被邀请到英国牛津大学继续做专题研究。说明知青书信日记对知青史的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希望通过本次会议,有更多的全国知青和我们一起共同来完成这项工作。”  

  上海知青资料中心江克定在介绍了上海知青研究会资料中心有关知青图书、书信和日记的收集、捐赠和接收等具体事项之后,又介绍了中心多年来是如何和青年干部管理学院合作征集知青日记书信的方法、过程、内容和体会。他的发言给与会代表带来深层的思考,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

  天津知青文学社社长陈祥其说:“知青日记与知青书信,是以民间角度、私密形态记录知青历史的珍贵文字史料。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将其列为新课题,颇有远见卓识。我们对此高度赞赏,一定积极参与。”陈祥其在发言中着重提出了知青书信的征集时段、范围、界限等五项宝贵建议。

  1957年下乡静海县的天津知青、今年已经86岁的王培珍,首先和与会知青见面并问候大家,然后由她的女儿赵洪燕代为发言。赵洪燕选读了她母亲的三篇下乡日记以及一封‘情书’。王培珍的事迹当年曾在《人民日报》《河北日报》《天津日报》《中国青年》等多家报刊杂志刊登过,并被采编成书(包括日记)。赵洪燕非常感动地说:“母亲的日记是我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读母亲的日记是我灵魂净化的一个过程。”

  “中国知青网”理事长、北京知青周秉和转来了录音发言,他说:“知青书信日记是不可或缺的知青史料。当年在陕北插队当知青的日子里,我了解到了什么是农村、农民,什么是陕北农村的生活,学会了各种农活,受了不少苦,但是收获更多。退休后,我们组建了“中知网”,成立十五来,举办过各种全国大型知青文化活动。我们和上海知青也有过多次合作,比如2008年以侯隽大姐为主编《知青心中的周恩来》一书在上海的发行式、2011年‘回望大寨 情系农村’的主题活动、上海知青网成立十周年、2012年黑河知青文化节、2015年博鳌知青论坛、2021年知青图书交流腾讯会议等,每次合作都很愉快。这次,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再次组织‘知青书信日记交流腾讯会议’,邀请我们继续合作,我们一定支持,积极参与。”  

  中国知青产业发展促进会内蒙古分会副会长、呼和浩特知青贾炜红说:“我受刘昕会长委托参加此次活动。书信日记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它扎根于那个年代人的心里,因而我们与之有着深厚的感情。目前我会正在筹备知青陈列馆项目,并在多方收集知青文物资料等。在此我也希望大家帮助,能为我们提供一些实物、照片和文字资料,使我们陈列馆能够如期布展。”

  河北省邯郸市知青马幸福说:“那时离家下乡父母送的最好礼物是日记本,知青分别最好的纪念品是日记本,各级组织的最高奖励品也是日记本,它是我们年轻时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开展在全国范围内的征集活动,对于抢救、保存、研究那一段特定的历史具有重要意义!因此我愿积极参加,抓紧整理并捐献全部原件。”

  《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图集》主编、北京知青靳建疆说:“收集整理知青历史资料具有重要意义,上海知青研究会做了大量工作,取得很多有价值的成果。我当年受张刚先生启发,主编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图集》,就是要抛砖引玉,希望全国知青都来做好这件事。目前,知青文物还大量散落在民间,收集这些史料,是知青的当然责任。我感觉,在同时代奋斗者中,只有知青这个群体具有高度的凝聚力和活跃度,是同时代人中存在感最强的一个群体。他们出版的书最多,活动最多。我分析知青的日记书信,将来无非是三个去处:销毁、捐赠、子女扔掉或收藏。让知青日记书信留存,供后人研究,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预祝这次活动圆满成功。”  

  天津南开大学教授徐保满说:“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在人类发展史上是一场空前绝后的人口大迁徙,其特殊性及对社会发展的影响具有的长久性,是世界上没有一个历史事件可以与之相比的。由亲历者写出的日记和家信更具有反映事实的客观性和真实性,作为研究史料必然产生多棱镜效应:能从不同角度折射出在那一历史时期我国政治制度、经济、文化、教育、卫生等领域的发展状况;当时农村干部的培养及素质水平、政治思想教育方法及结果。”徐教授经过认真的分析思考并且提出了十分重要的6条建议。

  内蒙古思歌腾(知青)博物馆的马特发言说:“经过几十年的岁月,知青们手中的书信类物品相信所剩不多,估计其中至少有一半被各类博物馆、档案馆、图书馆收藏。我建议把这部分馆藏资料也纳入征集范围。另外要提醒的是在征集时,不要漏掉各少数民族语种的书信,不能因为它们小众或不被大多数人认识而放弃。”

  北京知青林小仲委托上海知青李亚飞代为发言说:“下乡时我也写过日记,除家信外,还有许多是与异地下乡、农场、兵团同学的书信。许多内容现在看来稚嫩,笼罩着时代印迹,却也折射出我们那代人的真诚和激情。上海知青研究资料中心发起组织的征集知青书信日记活动,又是功在中国知青运史的活动。这对于有过上山下乡经历的知青们,特别是文革中下乡的一千七百万知青,以及他们的亲属子女们,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知青仝敏说:“在那个年代,书信是我们和家人交流的唯一方式 。在昏暗的油灯下写信、读信是一天劳作后最欣慰的事情了。只可惜,我的书信都没有保存下来,甚为遗憾。感谢知青中的有识之士勇于担当,希望全国知青大力支持,办好这件事情,为中国、乃至世界文化史留下一段真实的资料。”

  内蒙古赤峰市知青柴春泽发言说:“我的日记主要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下乡插队”;第二部分是“我在改革开放这些年”;第三部分是“退休以后在做啥”。我的知青书信,主要是1971年以来全国各地的知青和社会各界人士给我的来信。这些装订成册的书信,除分别捐送黑河知青博物馆、河南广阔天地知青馆等处外,大部分仍存放在赤峰家中。通过这次会议我下定决心,把这些日记书信捐献出去,让它为知青历史的研究作一份贡献。”  

  内蒙古呼和浩特知青王玉芬说:“收集、整理知青日记书信,为国家、为后人留下真实珍贵的历史资料既是当务之急,也是我们的责任!感谢主办方不辞辛苦、无私奉献,承办本次征集知青日记书信活动,意义深远。我愿意把自己当年的日记复印后发给你们,为知青资料的收集尽自已棉薄之力!”

  天津知青文学社副社长黄守信发言说:“家信日记记录知青下乡人生。收集研究知青日记书信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本人下乡10年,留下日记书信若干,这些文字记下了其间的苦辣酸甜,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身边朋友的喜怒哀乐,个人生活的爱恨情仇。我希望收集知青日记书信时应注意几个问题:1、为个人隐私保密;2、力争具有代表性、典型性;3、注重总结、归纳、提炼;4、加紧研究,争取早出成果。”

  天津知青华禹辰发言说:“50多年前,两地书成为了知识青年与家人保持联系的基本方式,虽然经过半个多世纪的生活变迁,但相信留存至今的依然不少。我现在还留有二十多封当年下乡在牧区时父亲写给我的信。那时的内蒙草原交通非常不便、通讯非常落后,每次和家里通信来往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而且在传送过程中丢失也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这些书信日记能够保存到现在也算是弥足珍贵了。”

  山西省吕梁市知青张黎平递交了书面发言:“全国知青书信日记搜集是一件很有历史意义的大好事。知青运动是落实毛主席‘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伟大战略思想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在农村,虽然吃了苦,受了累,但心灵却得到了净化。知青书信就是当年真实思想和情景的反映,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去年以来,我们根据山西省知青创业研究会的安排及指导,在全市开展了知青情况摸底工作,也发动不少知青撰写了纪念文章,但忽略了对知青书信日记的收集工作。这次会议之后,我们会竭尽全力,做好吕梁及柳林知青书信日记搜集工作。”

  上海知青沈力说:”我有一本日记,历时三年半,记录我当年从朦朦胧胧到激情满怀,最后到看穿现实的整个在内蒙下乡的经历。这本日记本是我爷爷送给我的,1956年的,印刷漂亮,蓝天白云,海鸥、轮船、白杨树等,特别珍贵。我准备写完回忆录后,捐赠给上海知青研究资料中心。”

  上海知青周雪芬也在会上发言:“我有些当年的日记,返城后烧了部分,这几天宅家翻出来看看,感到回味无穷。父母离世后,整理遗产时,看到父母把我和两位插队在江西的姐姐,下乡时寄给家里的信都保存得好好的。我也把这些作为最宝贵的遗产,带回家了。现在我决定整理后捐出其中的一部分给资料中心。”

  苏州知青钟慎明递交的书面发言说:“最近我们得到捐赠的一本知青日记是1966年2月15日,黄海农场赠给东辛农场驾驶员老知青吴大海的‘向雷锋同志学习’日记本,上书‘感激你---努力完成我场迁运任务!’这本日记本不仅记下了吴大海先生在农场的工作生活和思想历程,也成为当年东辛农场派出运输车辆,在一个多月里帮助完成黄海农场的所有劳改犯和洪泽湖近千名江苏知青为应对‘台湾反攻大陆’而战略迁调的历史见证。感谢上海知青会搭建了收集和研究知青史料的平台,我们愿意和各地知青志愿者共同努力,收集更多真实的原始史料。”

  现落户在河北承德的天津知青董贵森书面发言说:“我在插队期间有一本日记,现保存在河北省奉宁县的“承德知青展”中。这本日记记载着我三年插队的经历。另外,我还曾经保留过1969年1月24日写给父母的第一封家书。这封信的内容曾经刊登在1998年8月3日《承德日报》上。我非常希望本次会议提出的任务能够圆满完成。

  天津知青穆怀书也递交了书面发言说:“从下乡那一天起,我就坚持写日记,我现在12万字的下乡回忆录就是依据日记的内容写出来的。我同意把我的日记及部分有参考价值的书信给上海知青研究资料中心做成影印件留存。”  

  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前会长阮显忠最后作了总结发言,他说:“非常感谢大家积极参与,感谢很多知青长期以来一直在支持我们的工作。我们看过去许多的历史资料,从中会发现,绝大部分都是帝王将相或者一些名人的记载,普通老百姓的很少。我们现在收集的很多知青史料绝大部分都是属于普通人的,这就决定了我们的研究性质和重点。知青书信日记,有其特殊性,即私密性很强,我们一方面要把这些书信日记收集好、整理好、研究好,同时又要避免可能产生的一些弊端。最后衷心希望大家通过这样一个会议让更多知青来积极参与这项有意义的工作。”

  会议在热烈融洽的气氛中结束。

  我们期待着下一次5月10日由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和哈尔滨市知青联谊会共同举办的“东北地区知青书信日记交流腾讯会议”的顺利召开。

  公众号编辑 龚麟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