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多彩人生

专题栏目

江 天 印 象 宋文
作者/来源:本站 点击数:216 更新时间:2009-01-11

【字体:缩小放大

江 天 印 象      宋文

第一次见江天是在我嫂子的电脑门市,当时江天老师要出书,想找熟练打字和排版技术的,便来到这里同嫂子探讨。听他自己介绍,出过两本书,网上文章点击率挺高,能在一些大网站中搜索阅读,给我的印象很深。当时瞟了一眼,看他梳着背头,发质很好,黝黑透亮,前额饱满,脸色很好,戴着一副水晶宝石眼镜,言谈间语气充满自信,力求一种完美的表达。看上去很干练,沟通能力强,简单和嫂子交代了些注意事项,就算谈成了。待江天走后,我在他谈到的网站中浏览了几篇文章,不由得对他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因为是他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据我所知,江天原名翟大光,曾任旗广播电视局局长。他与我父亲一样爱好写作,同在文化战线上摸爬滚打若干年。不过,当我也想敲打键盘,用文字袒露心扉时,父亲却离开了我。仅凭一点遗传基因,我写了些空洞的随笔,枯燥的感悟,有激情但不感人的回忆,显示出我的文化底子浅薄,如花拳秀腿,难以洞察和描摹世间百态,总觉得想要打开的文学之门还缺点什么动力,模模糊糊地找不到方向,所以每每到嫂子的电脑门市都会问问关于江天老师的事情,希望能遇到他,能在迷茫中拨开云雾,能在徘徊中指明出路,能在平铺直叙的文字中落下点睛之笔。于是,我更关注江天老师了。

    读江天老师第一本书,是集诗歌、散文、随笔、小说和报告文学于一体的《枫叶情》。我感到此书语言生动、叙述朴实,贴近平民生活。当读到散文《苦命妈妈的一生》一文时,我哭了。“问苍天,我们上哪再找这样好的苦命的妈妈。还我妈妈。”文中结尾这两句话,是多么平实,多么感人,字里行间,流露出儿子对母亲的质朴深情,也深深地銘刻在读者心头,这是一种至真至纯的人间真情,感人肺腑,催人泪下。这让我对江天老师更加敬重了。

    又如短篇小说《边疆飞来花手绢》用寻常叙事的手法,把读者带入深秋时节的美丽草原。作者以一块花手绢为线索,写了一对眷恋草原热恋中的年轻男女,写了沙漠深处的小土屋,写了大白狗的惊吓,难忘的老额吉,情节曲折,语言优美,引人入胜。令人触景生情,充满遐想。又如诗歌《赠一文学爱好者》“气如长虹笔作帆,挥洒丹青写江天。少年心事当拿云,山登绝顶勇为巅。”大气豪迈,出手不凡,抒发了作者敢为天下先的远大志向。

    第二次偶遇是江天写的《回忆坎坷人生》、《彩旗飘飘》两本书刚刚出版不久,我散步来到嫂子的门市,刚推开门进去,嫂子的快嘴就把我介绍给了江天老师。当我还在犹豫、呆愣的一瞬,江天老师快步走到我面前,用非常有力的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说:“小兄弟,没少听你嫂子提起你,今天可见到你了”,此时我如见故人,心情激动,先前的迟钝、木吶不见了,感觉到的却是江天老师的亲切|、开朗、热情、真诚、平等。忽然间距离近了,感情近了。心里存在的一点隔阂被有力的一握驱走了,出身、家庭、级别的差距没有了。于是我们很随和,很融洽、很投入地聊起来。从他出的第一本书谈到他的博客,又谈到我的心得,以及我想去写点东西的想法。江天老师微笑着听着,有时候也插上一两句,我都认真的记在心里。但非常遗憾的是那天他没有看到我写的文章,有事先走了。我把江天老师送到门外,道声再见,目送着他远去的背影,想着他的微笑和那有力的手。因为他不是敷衍,所以让人感动;因为他的平实,所以让人难忘;更因为初识的奇妙感觉,所以让我再三品味——江天老师。 (写于2008年12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