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沃土深情
我在改革开放这些年—电大篇(59)柴春泽日记
作者/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784 更新时间:2008-06-07

【字体:缩小放大

  时间:1982年4月16日地点:赤峰红庙鱼池工地。

  进入工地三天,少睡觉,挤时间多看书.......已基本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这次扩建红庙鱼池,使我自然联想到八年前下乡时的玉田皋“鱼池大会战”。

  当时玉田皋大队党支部书记的担子压在我肩上。总想把那里“搞上去”那年月不讲“富起来”但我深知人总的吃饭才能活下去,吃的好,能活的更好,干事也劲头更足。

  当年,下定决心改种水田的同时,建鱼池。为加快进度,向当时驻在玉田皋西二十余里地的“辽建三团”求援工人老大哥的。两台红旗100号和一台小型推土机开进玉田皋帮了我的大忙。

  那些日子,我和师傅们吃住在工地,记不清多长时间没脱衣睡觉,生了不少虱子……。

  事先没测量,也无更具体规划……指定一个大队付主任在大队部接待。供油,我在工地顶着,忙起来有些蛮干,用了二、三千斤油……。买酒钱不够用,还把我自已怕钱几十元送给大队以保证接待师傅。

  后来,上大冻了,水也多了。根本没考虑排水,也没安排排水,只好停工。

  尽管春节后又用推土机推几天,也没搞成鱼池……。

  眼下我是辽河工程局二处三队的工人,有幸参加这次鱼池工程,真是百感交集。

  虽然还是当年为我大队施工的机车,但我仍面临的一切却是新的……我在改革开放这些年—电大篇(60)柴春泽日记时间:1982年4月29日夜地点:赤峰红庙渔池工地。

  今天又轮我“打连班”,白天施工后夜间在工地值班。

  晚饭后,附近大队的干部来工地(一老一少)他们是特地来看我的。

  “你就是柴春泽吗?”

  我警惕地反问“你们是谁?找我有事吗?”“我们早就听说你,都想看一看……”。

  “听说你也吃了不少苦头……”。

  “什么时候到这单位,结婚了吗?有小孩吗?”。看的出,他们的确是十分关心我,我不再怀疑他们与他们攀谈起来……。

  野外施工是十分艰苦的,困了倒在木床草堑子上眯一会,唯一的一件皮袄便是这里上好的“行李”,不够时加上一个草袋子盖到腿上好啦。后半夜四点多钟冷的不能再睡,早起也好,带着《中国文学史》……,散步于杨柳树林之中,呼吸新鲜空气读书……也是一种享受。

  写于机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