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知青岁月

专题栏目

王钟写碌碡湾知青传奇(93-94)
作者/来源:王钟博客 点击数:26081 更新时间:2009-06-27

【字体:缩小放大

姜棋心里热乎乎的,说声谢谢你,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小花站在一边很开心地笑,待姜棋吃完,她收起碗筷,神秘地嘱咐:“不管姜大哥要不要我,今天和你说的事,你都不要和别人说出去。”

小花有湾里姑娘的天真和纯洁,没有城里姑娘的浪漫和委婉,她对大进士姜棋的好感最初是姜棋送她白布的那天。而后她渐渐发现,大进士为人老实,心眼好,从不说脏话,不像郑海他们油口滑舌装腔作势瞧不起湾里人。

湾里女孩早熟,她曾想将来自己嫁人就嫁这样的人。后来她听人们说,有不少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到农村插队的知青哥知青姐们,在农村找了丈夫或娶了媳妇,小喇叭里也常说知青要在农村扎根,安家落户,她认为安家落户势必要嫁人娶媳妇,别人能做的事我为什么就不能做,所以就有了这种想法。当她爹妈流露出要给她张罗婚事的时候,她就决定等姜大哥一回来,就和他说出自己的想法。然而,她见郑海、高亮、杨月明他们得了肺结核,几天内就匆匆离开她家,离开碌碡湾以后,马上担心姜棋会不会和他们一样,很快离开碌碡湾。这成了她的心病,为此专门问过书君,说姜大哥为啥还不回来。书君告诉她姜棋外出买稻种去了,过几天就回来。她这才略有放心。今天,她终于把自己要说的话说了出来,虽然效果不理想,但她天真的希冀绝没有破灭。

大进士姜棋反复咀嚼小花那些话,由最初的惊诧逐渐恢复到平静,她毕竟是个不成熟的孩子,迟早她会知道今天的举动是多么幼稚天真,她一定会找到自己婚姻的归宿。

技术员老褚在周青山、大林等人的陪同下,看了知青队所有的土地,根据土质地势,确定了种水稻的具体地块,然后认真地告诉知青们,怎样平整土地,怎样打地埂,怎样修田间的上水渠和排水渠。也选定了培育秧苗的母地。然后说培育秧苗时需要塑料薄膜,我回大洼筹办,你们按我说的办法去组织人力投入生产。

大林忙于跑大队、公社,乃至通过各种形式向县里的刘长民主任汇报。组织生产的事自然落到姜棋的肩上。他按褚师傅划定的地理位置和面积,按比例画了很多农田基本建设的草图,稻田由上水渠和排水渠分隔成大小相等的方块,长宽距离,水渠的高矮深浅都标得清清楚楚。周青山识字不多,见图纸画得好看,赞不绝口,说我只管大田的事,稻田的事统由姜队长负责指挥。他在大会战工地当过副总指挥,因此指挥两字常用,而且有时用得十分贴切。  当地村民听说知青们独自成立了知青队,并且得知他们要种湾里人从没见过的水稻,新鲜极了,常有人到知青宿舍聊长问短,都想早一点看看这水稻是高的还是矮的,是扁的还是圆的,当然更想及早品尝这块土地上长出的白米是什么滋味。

大进士姜棋自从回到碌碡湾,一直未见工长姚老九,便问前来闲聊的村民,村民说姚老九娶了一个三道梁十七岁的小媳妇,不知咋地,小媳妇挨了姚老九的打,每天寻死上吊,姚老九看着她,脱不开身。

姜棋很早就听过当地村谣:头道梁的葱、二道梁的蒜、三道梁的姑娘不用看。姚老九二十八岁的光棍汉找个三道梁的姑娘绝对是他的福气,他不明白为什么结了婚就打架,新媳妇为什么要寻死上吊。

姚老九的事在碌碡湾逐渐成为热门话题,因此,大进士及众多知青也就明白了。大进士姜棋与其他知青不同的是,他为十七岁的小花多了一份担忧。

    正月里姚老九选了一个吉日,办了婚事。人们争着抢着看新媳妇,看三道梁嫁过来的漂亮姑娘。这姑娘果然如花似玉般的好看。结果不少人遗憾地咂嘴:这姑娘给姚老九当闺女还差不多,年龄形象悬殊太大。新媳妇姓刘,今年十七岁,订亲时她就死活不同意,她爹妈本事用尽,因为她哥哥也要说媳妇,女方要五百元彩礼,到何处去寻弄?硬逼她嫁过来。吃了喜酒,闹了洞房,睡觉时刘姑娘满面愁容不脱衣服,姚老九先前以为她害羞不好意思,熬了一夜,第二天依旧如此,姚老九怒道:“我花近千元娶你就是摆在这儿看你这张哭丧脸的吗!”说着就动手动脚,姑娘死活不依,姚老九枉费心机。第三天,惊动了姚老九的爹妈和住娘家的妹妹,妹妹说自己是过来人啥都明白,竟和她妈一起过来大施恐吓,威胁之能事……姚老九完成了新婚男儿该干的事。姑娘觉得受了污辱,欲哭无泪。第四天早饭后,姚老九卷根旱烟出去闲逛,她找根绳子在新房的房檩上上吊,多亏姚老九的妹妹及时发现。为此全家乱了套,他妈说他无能,整治不了女人,他爹乱发脾气,他妹妹破口大骂刘姑娘是下贱货,不知好歹。他却大施淫威,揍了刘姑娘一顿。尽管如此,刘姑娘誓不低头:“你们姚家的人都是牲口,我死也不做你们姚家的媳妇!”有人看见,新媳妇出来撒尿姚老九还在后面跟着,新媳妇走路时一瘸一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93)
王钟写碌碡湾知青传奇(94)

姚老九打他媳妇的事每日萦绕在大进士姜棋的心中,一闭眼睛,一个一瘸一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十七岁小姑娘的形象就出现在他的眼前,这姑娘就是小花。

这位从不关心政治的人决定要管一管这件人间不平之事。他在队委会上和知青中说了自己的想法,周青山说这样的事湾里多得很,大林说这种事不是该我们管的事儿,书君和王兰倒是十分同情那位刘姑娘,紫玉后悔当初不该借给姚老九一百元钱,想不到这位平时还算像回事的生产队领导竟能做出如此不通人性的事来。

姜棋、王兰和书君决定以个人名义到大队和公社去反映情况,让他们出面干预,封建买办婚姻、媒妁之言在中国已成历史,为什么在这里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何况十七岁的女孩子嫁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到了大队,大队干部说,在湾里这种事决不是什么稀奇事,你们知青就不要管了。姜棋气得咬牙切齿,大队干部竟如此麻木不仁!他拽着王兰和书君又到了公社,公社的民政助理翻出一叠婚姻登记材料,找到了姚老九那份,慢条斯理地说:“介绍信上说姚老九的媳妇二十岁,符合婚姻法,你们反映的情况不真实。丈夫打老婆的事太多了,我们要是连这种事也管的话,连吃饭的工夫也没有了。”

王兰说:“要是有人在介绍信上作弊呢?”

民政助理说:“这种情况当然也不能否定,但我们只认介绍信,没有人手,也没有时间去一个一个地调查。”他停顿一下,用极友好的口气说:“像姚老九这样的光棍汉,说个媳妇极不容易,两口子吵嘴打架是常有的事,我见得多了,你们是不是就不要管这种与你们没什么关系的事了。”姜棋、王兰和书君面面相觑,一时竟无话可说,只好愤愤离去。

姜棋心里好像压了一块石头,嗓子眼好像扎了一根鱼刺,十分难受,他觉得姚老九媳妇的悲剧要在小花身上重演,因为那天皮二嫂夫妇回来说他们已经见了小花姥姥家那儿的媒人,媒人说正好有个二十五岁的小伙子托她介绍对象。皮二嫂见过那个小伙子,看样子很满意。如此推断,小花若是嫁给这个人,虽然不像姚老九比他媳妇大十一岁,但也差七八岁,如果这人通情达理,能体贴理解小花还好,要是也像姚老九那样不通人性,岂不毁了小花一生。他曾向皮二嫂好意进言劝阻,但皮二嫂说你们城里人不懂我们湾里人的规矩,大个七八岁不算大,竟然举出姚老九的例子,说姚老九比他媳妇大十一岁呢!他不知小花对此怎想,但他相信小花绝不会顺从,更何况她在自己身上还寄托着天真的幻想呢,这使他更为难过,无法在这让人头痛的既简单又复杂的忧虑中解脱出来。

出了公社大门,迎面走来三人,姜棋、王兰和书君凭经验判断是三个知青。果然不错,他们打听许红的住处,说是河口县的知青。姜棋指给他们去找许红的路,便和王兰、书君一起边走边骂大队和公社的干部,说吃老百姓种的粮食却不给老百姓做事!走到三岔路口,从公路上又走来一人,姜棋近前认出,此人竟是陈淼,王兰和书君也认出了他。

陈淼这次没有骑驴,是搭乘一辆货车来的,他神情紧张地问姜棋:“你们见没见到有三个知青来找许红?”

姜棋说:“方才有三个人打听许红的住处。”

陈淼说:“咱们赶快去许红那儿,去晚了他们别打起来。”

王兰和书君十分吃惊,姜棋问道:“他们是来打架的吗?”

从陈淼的嘴里得知,这三个知青是河口县本地知青,最近他们县里在知青中招工,在分配指标上,当地知青和京津沪三大城市的知青产生矛盾,还发生一次斗殴流血事件,本地知青吃了亏。他们想起去年夏天关于碌碡湾知青许红的传说,便要来会会,要请他去河口县帮忙打架,以示我们当地知青并非没有能人。还说许红要是不来,就和他比试比试,看他到底有何能耐,以了却一桩夙愿。陈淼是他们青年点的负责人,得知这个情况去阻止他们,可是他晚了一步,那三位知青已搭车奔向碌碡湾,还好,他也截了一辆车,追赶而来。

姜棋急匆匆引陈淼来到了许红宿舍。

此刻,他们正端坐在炕上喝茶,陈淼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

   那三位知青中的一位,是金山县和陈淼一起插队到河口县的,他和许红早在毕业前就在拘留所里见过面,只是互相不知姓名,现在见面说起来也算老朋友。当他们说明来意的时候,许红轻视地笑了一笑:“你们太幼稚,这种事哪是靠打架打出来的,只能是越打越糟。有劲要往正处使,就像我在联防队时那样才行。如果你们不服我,要比试比试也完全可以。”说这话时,他把上衣的扣子解开,撩起内衣,让他们看他前胸斑斑点点,一条一道的刀伤,说:“我都死了好几回了,难道还怕你们几个?”那三位知青见许红果然不凡,十分佩服,不再提比试的话,并就此成了朋友。但请教许红:“依你之见,我们该咋办,难道就让他们逞能不行?”许红便和他们大侃应该如何如何,怎样怎样。(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