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八面来风
摇出泪来的电话
作者/来源:本站投稿邮箱 点击数:15671 更新时间:1970-01-01

【字体:缩小放大

摇出泪来的电话

 

一九八四年从乡里的一个所调到县局,安排在人事秘书股上班,日常的事情很多也很杂,拿现在来说,是属于勤杂工之类。年纪轻轻做这样的事,我心里虽然有些不乐意不舒服,但也没有什么压力和责任,领导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费太多的心思和脑筋,日子平平淡淡过得还算可以。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打电话这一被人们认为简单轻松的事却搞得我焦头烂额,并且还挨了不少领导的骂,现在想起来都还记忆犹新,心酸落泪。

事情是这样,县局每年一般要召开两次全体职工大会,一次是在六月,一次是在十二月,主要是布置完成收入任务的工作;此外,每两个月还要召开一次由所长、会计参加的业务会议,内容是审核发票单据,同县局对经费指标帐等。那时开会局长都会参加,由于他的时间很难确定,开会的具体日期只是局长说哪天就哪天,常常是今天说,明天或后天就召开,时间仓促紧迫,邮寄开会通知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只有打电话,自然这一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在当时,全局七八个股室只有一部摇把式电话,黑呼呼,矮墩墩,像一堆牛屎拉在桌面上。摇起来费力还“咕噜咕噜”响,累得腰酸胳膊痛。接听电话不但声音小,还嘈杂得很;若是长途,必须摒住呼吸竖起耳朵来听,要声嘶力竭地叫喊对方才能听得见。全县二十一个乡镇,摇通县邮电局总机后,要报上姓名单位,请话务员挂每个乡镇的电话,自己坐在电话机旁耐心地等。电话没有先后顺序,挂通一个接一个。十来分钟挂通一个乡镇的电话算快,一两个小时也不奇怪,半天通知不到几个财政所,为此,我只有加班加点,在电话机旁吃饭,晚上十一二点钟睡觉。尽管如此,还是有的所到了开会日都没有通知到,于是局长、股长责骂我,说我干什么去了,这么点小事都干不了,有时还说出要我去所里通知的气话来。对此,我委曲,我伤心,我流泪,但却无奈、无言、无助,心里埋怨的只是国家这么穷,通信这么落后。为了能更顺畅地接通电话,我还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尽力同邮电局的话务员搞好关系,时不时请他们到小店坐坐,送几张局里发的电影票,帮他们办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以求得打电话时能快一些,或是走一下后门,搞点小动作,把别人先排队的电话压下来,甚至还会要求拉掉别人正在通话的线,当然,这是不道德的行为,但我也没有办法,不到火烧眉毛是不会用的。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

现在,时间过去了近三十年,从手摇电话、大哥大、BB机到程控电话、手机,我国的通信事业有了令世人惊叹的飞速发展,通讯信号几乎覆盖了所有的乡村。办公室和家里有座机,手里有手机,一家多只手机,一人几只手机的现象在城乡比比皆是,尤其有的还用上了卫星电话。在手机上看报、看电视、听音乐、上网已成为时尚。通讯改变了生活,让人人享受到了现代文明的快乐,这无疑是改革开放的丰硕成果,但我们永远不能忘记那个年代、那段艰苦创业的历史,它是那样的刻骨铭心、那样的发人深省,也是那样的光芒万丈。

                               (约1160字)

                            江西省赣县财政局:邱朝平

                             邮政编码:34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