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作品欣赏

专题栏目

国庆征文 湖南 一张旧照片引出的回忆
作者/来源:李华强 点击数:7366 更新时间:2009-05-14

【字体:缩小放大

  一张旧照片引出的回忆

  晚上闲着没事,把老照片翻出来“重温旧梦”,一张三十一年前的泛黄旧照片让我失眠了,这是1978年国庆节照的,它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人生长河的那头。那恍如昨天的老掉牙的故事,让人心中升腾出一种特殊的感慨......

  1977年11月,我在大布江公社山沟里当知青已有3年多,听人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了,我却将信将疑,心想,像我这种家庭成分高的人,好事轮不到,政审就通不过,靠推荐更无指望。能将我招工,就是扫大街、掏茅坑我也会谢天谢地的。我这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何时才能找到自己的人生坐标呢?瞻念前途,不寒而栗。罢了,“长吟掩柴门,聊为陇亩民”。此时公社要派民工赴百里之外,参加修建黄口堰水库的大会战,我毫不犹豫地卷起铺盖就去当了民工。

  到水库工地不久,恢复高考制度的消息被证实了,工地指挥部动员大家报名参考,我犹豫着也报了名,不久,还真的领到了准考证。

  当民工既无时间也无资料复习,每天要完成往大坝上挑1500公斤泥土的定额任务,每挑一担泥土,都要过称登记。每天收工后,疲惫不堪地回到住地,躺在床上便一动也不想动。此时,我真后悔为什么不留在生产队,那样我会有自己的时间来复习的。当然,赶不上这次“头班车”,赶下一趟也行,要珍惜来之不易的机遇,这次高考就当是“练兵”吧,我这么宽慰自己。

  这时,我认识了从本公社一同来当民工的知青成钢,就是这张老照片上左边的那位帅小伙子。他落户的大队离我队有20多里地,那时并无交往。如今,一同修水库挑泥土,天天见面便熟悉了。我俩还被当作“才子”,安排在工地营部一同编了几个小节目供宣传队演出后,就成了好朋友。我俩常常讨论语文数学等题目,还利用休息吃饭的工夫,捡着树枝在地上画几何图形,憧憬着一同考上大学后在长沙或在某个城市会面。

  12月的一天,国家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次高考.坐在考场里,面对试卷大脑一片空白。连考几场后,我心里有底了,原来高考就是这么回事,只遗 憾 自己没有资料也没有时间复习。这一年水库工地一千多名参考的民工,只考上一个知青。我和成钢的“名落孙山”,自然在意料之中。

  搞完4个月的水库会战,回到父母家中过年,我心里憋着一股劲:这第二次参加高考非考上不可!于是四处借来复习资料,关上门,成天沉浸在书本中。一些知青伙伴串门来找我,也被母亲挡了回去。我报考的是文科,要捞分,就得在数学上下功夫,可我原来的数学都忘了,便用笨办法把初中到高中的数学功课从头至尾地突击了几遍,直到弄懂。回到公社报了参加高考的名后,便在生产队一边出工,一边复习。

  1978年7月份,我第2次高考.在公社中学的考场里,尽管天气炎热,心里却是阵阵凉爽。由于有几个月的苦苦用功复习,考试时也还觉得顺畅。每考完一场,便与成钢赶快溜到附近男知青房中,复习下一场要考的功课,当全部科目考完后,才松了一口气。不久被通知参加体检后,方知全公社300多名参考的知青,只有我和成钢等三个知青上线,并且,分数都比较高。我这才觉得阳光是格外的明媚,天空是格外的宽阔。

  在队上等待高校录取的日子里,全然没了心思开工,我的心已飞向山外,“一任膺怀纷飞散,沧天碧野敞心情”。不少外队知青隔三岔五地提着鸡到我这里聚餐惜别,祝我即将“脱离苦海”,嚷着“苟富贵,勿相忘”。这是一段我记忆中最温情、浪漫的日子。

  8月的一天,全公社几百名知青集中在公社礼堂进行政治学习。中途休息我走出来,见墟坪里每日一趟的班车刚开走,忽然想到:我的录取通知书该到了吧!忙转身走进邮电代办所,那位邮电代办员正在分检报刊,她抬头见我进来,便交给我一封厚厚的信。我按捺不住“砰砰”的心跳,拆开一看,又喜又忧。喜的是,我被录取了,我就此可以跳出农门,改变知青命运,不用担心政治上的设卡作梗。忧的是录取学校不甚理想,是湖南师院郴州分院(即郴州师专)。要知道,我的高考分数已超过重点大学分数线10多分啊……可是若不服从分配,按当时的规定,两年内不准再考,我还能再等吗?夜长梦多,时不我待啊!

  过两天,听说成钢也收到了衡阳师专的录取通知书。另一个知青叫刘少文的则收到了湖南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我们这3个即将上大学的知青聚集一块,谈笑嘻戏,东游西逛,兴奋了几天后,各自到队里,办好一应有关手续,逃兵般地离开插队落户的山村,踏进大学校园,开始了人生新的起航。

  上学后不久,就是国庆节了,举国欢庆,学校也放了假。为了庆贺节日和庆贺自己读大学,也是为了兑现当初知青的约定,成钢特意从衡阳师专赶到郴州师专来看我。把盏叙旧后,一同逛街。街上处处张灯结彩,人们喜气洋溢。在郴州北湖公园又巧遇几个下在同一个公社的知青好友,大家非常高兴,他们带有照相机。于是,我和成钢就留下了这张珍贵的合影留作纪念。

  32年前的恢复高考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我的命运。回想起那一段很长时间系在自己身上的那把政治锁链,依稀感到身心的沉重,心灵的伤痛。如今,值得庆幸的,我已是一名国家公务员,入了党,在这小县城里也当了一名科级干部。女儿不用我们操心,高中一毕业,就顺利考入大学;大学一毕业,又轻松考上北京读研,现留在北京工作。当年与我一起走进大学校园的同龄人现在都成了各行各业的栋梁之才。国家高考制度的恢复告诉人们,人是可以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而这一思想观念上的转变,对我国的社会生活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为后来改革开放的顺利推进奠定了思想基础。

  一张旧照片引来一段曾为知青的往事!引来一个难以忘怀的国庆节的回忆!这一切,将永远隽刻在我的脑海里! 这张旧照片,使我仿佛又回到了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我的心境一如三十多年前一样年轻。它将激励我不断地充实自己,努力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为社会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湖南永兴县政协 李华强 邮编423300

  [相片 为1978年国庆节所照。作者(高个的)与成钢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