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京沪知青

专题栏目

还没拍完纪实电视短片,他病了
作者/来源:上海知青网 点击数:34511 更新时间:2010-03-29

【字体:缩小放大

还没拍完纪实电视短片,他病了


——记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DA365》通讯员安徽知青包秀华

作者:陈宏  

   在2008年春天的一次知青聚会活动中,我通过红色收藏家刘德宝认识了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通讯员包秀华老师。包老师当时正想为他们的《DV365》栏目搜集知青上山下乡40周年回访的素材。我们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独立一营正好在筹备40周年的回访,包老师得知后就把我给粘上了。

  包老师本人当年是去安徽插队的,与我们还是有着很多的共同语言。他那年正好又要去跟云南的上海知青回访东风农场,与我们回访哈尔滨王岗红旗农场的时间有冲突,他就安排了张云华、梁达明老师跟我们去哈尔滨。回上海包老师又帮我们补拍了不少场面。在此交往中,才知道包老师一直未成家,我们都热心要为他介绍,他总是婉言拒绝,并说:"我们没日没夜的在外面跑,还是一个人自由。"遇到工作当中要吃饭了,他很低调,只肯吃一碗面。有好几次来我家谈构思或拍片,遇到要吃晚饭了,他从不肯吃晚饭,总是匆匆告辞,说还要赶到哪里哪里。包老师每次拍短片之前,总要构思很多方案,还要电话或当面来通过闲聊的方式来启发你的话题,耐心超级好。

  曾经在启发我们回忆当年上山下乡的过程中提起他自己的往事:"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我和爸爸到派出所去迁户口,走出派出所时,爸爸对我说:户口迁迁出去只要五分钟,户口要想迁回来是没有日子了。"包老师个子有1米82的样子,很瘦。我们都劝他这把年纪,如此劳累奔波,千万不要对付着过,要好好保重身体。他经常是满不在乎的笑着说:"我天生就瘦啊!"

  去年年底包老师来电话说:"我们那个栏目收视率太低了,主编很着急,现在要改成以"百姓档案"为主的内容了,现在搜集素材2010年3月1日开播。你陈宏也要上一个。"我回答他我实在没有什么故事可以拍的,太平淡普通了。他说,你一定要好好想想,给你时间回忆一下,你1968年离开上海的那一天可以说说嘛。我拖了几天把这事儿忘了,包老师又来电话,我又应付了他几句。包老师又来电话,我干脆回答他"还没想好呢。"妈呀,包老师的粘糊劲儿上来真有点烦啊。今年1月底包老师又来催了,我才答应他到家拍了个短片。我对他说,我的故事浪费你们时间,其实我知道很多更精彩的知青故事。于是我把独立营的其他几位战友隆重推出,还把吉林的张鸣杰、肖剑锋等介绍给他。知青精彩故事多上媒体也是对下一代的很好的教育啊。

  3月初包老师短信通知我:知青朱慧芬的片子是3月5日播出,知青陈宏的片子是3月9日播出。我自知自己的片子不咋精彩,但还是在9日那天通知了几位要好的亲朋好友,包括包老师,他回短信"哈哈哈,你还通知我啊!"我心想是在提醒你别忘了在家给我录成DVD。每次拍知青的片子,包老师都会主动录成DVD送给我。那天我和老公徐国庆在家准时收看,期间收到表弟和几位朋友来电:"我们下班时在公交的移动电视上看到你了,怎么都不提前告诉我们啊?"我还只好一一打招呼说抱歉。思语亭论坛的知青网友"五湖四海"居然还把我的电视节目用数码相机拍了下来上传发表了主题《昨天在电视节目上看到陈宏了》,大家嘻哈过后我还是蛮开心的,连忙发短信谢谢包老师!

  3月17日,忽然接到独立营战友朱慧芬的电话说包老师病得不轻,老早就住医院了,胆管梗阻,全身黄疸,她已经去瑞金医院看过他,医生正在给包老师做插管胆汁引流术。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两天一直在嘻嘻哈哈发短信呢。我的内疚一下子涌上心头。我立刻打电话给包老师怪他瞒着我们,他说:"大家都很忙,不要影响耽误大家的时间。"我深深地反省着自己的冷漠和怠慢。我和徐国庆在3月18日下午去瑞金医院看望包老师。躺在病床上的包老师更瘦,黄疸还没有退清,胆汁引流管插在鼻子里,不能吃什么东西。他的哥哥在边上陪他。他是1月底感觉屋里疲劳,吃不下饭,2月中旬发现黄疸,2月24日就住院了。他哥哥说医院初步怀疑是胰头部位压迫总胆管,可能要手术。包老师还是那样乐观,见我就说:"我们《DV365》栏目收视率大大上去了,低于0.4%就不合格,3月9日你的节目收视率是0.6%,高的时候可以达到0.9%。我们主编不要太高兴奥!"他还拿出一张纸,上面列了三十几位名单,他说:"还有这么多人要拍,可惜我住院了,只有交给其他通讯员去拍了",看他这么敬业,我心里很难受。对他说:"你平时长期风里来雨里去,吃了上顿没下顿,晚上编辑素材到半夜,病是由于疲劳过度造成的。该放下时全都要放下,安心养好病,要做好手术的思想准备,没有两三个月康复是不行的。"

  这几天我们在等待他手术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