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史社区
(转帖)周总理日常的工作生活(二)
作者/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点击数:7159 更新时间:1970-01-01

【字体:缩小放大


                   (转帖)周总理日常的工作生活(二)
 
 
     尽管周总理每天睡觉很晚,但他却给我们订下一条严格的纪律:对毛主席和毛主席处的
电话一刻也不能耽误。这条纪律的制定缘自于一桩小事。有一天晚上,周总理工作到很晚,刚
刚吃完药睡下,毛主席处就打电话过来。值班的同志实话实说,告诉对方周总理刚睡觉,毛主
席的秘书一听就说不要叫他了,让他睡吧。第二天,周总理起来后知道了这件事,把值班的同
志狠狠批评了一顿,还特意到值班室向我们所有的人宣布:“以后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毛主席
处来电话,那怕我刚刚睡着也要叫醒我。决不能误事。”
    和工作习惯截然不同的是,身处高位的总理在吃穿方面却十分俭朴和随便。
    周总理吃的一向比较简单,早餐通常是一杯牛奶或者一碗玉米糊,再加两三片面包;如果
在家吃午餐或晚餐就是两菜一汤。总理的两菜是一荤一素,荤菜他喜欢吃鱼或红烧肉,特别爱
吃的是淮阳烧狮子头。素菜里总理比较喜欢吃豆类和带叶的绿菜,像蚕豆、豌豆和豆制品以及
油菜、空心菜这些大路菜都是他最喜欢吃的。由于经常工作到深夜,总理半夜难免有饥饿的时
候,这时,他的夜宵就是一小盘花生米。我有几次到总理办公室去送文件时正赶上他在吃夜宵
――一边办公一边用手指夹着花生米往嘴里送,见到我进来,总理就会关心地问:“赵炜,你
饿不饿,吃东西没有?”要是听说我没吃,总理就说:“没吃,那就让值班卫士给你几个吃吧。”

  “谢谢总理,我不饿。”我总是这样回答。最初看到周总理吃这样的夜宵时我感到有些不
可理解,一个大男子汉,就吃几粒花生米当夜宵,能当什么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再见到总
理吃他那份独特的夜宵时,我的心就变得酸楚起来:一个国家的总理,每日十几个小时不辞劳
苦地工作,饿了,就拿几粒花生米充饥,这让人感到太简单、太过意不去了。但总理似乎是习
惯了,每日办公依旧到很晚,花生米也依旧吃得很有味。
   “文化大革命”以前,为了让周总理得到较好的休息,在没特殊事情的时候秘书们就尽量不
给他排日程,为的是让他身心都能得到一些放松。这时,周总理或者会和邓大姐去首都剧院看一
场人艺的演出;或者会自费请中办警卫局服务处的同志来放部电影,招呼住在院里的工作人员和
家属都来看;或者去看望他的老同学潘述伦;或者安排一些朋友、亲戚到家里做客。

  周总理的客人多,他也特别喜欢待客,不管是找谈工作还是开会的,赶上吃饭时候周总理都
会热情地挽留:“别走了,一块吃个饭吧,今天我请客。”吃归吃,周总理却从不理财,饭费从
他的工资里出,他也不知一个月花多少剩多少。 有一次,周总理又留客人吃饭,照例还说是他请
客。邓大姐听了就在旁边开玩笑:“怎么老说是你请客呀,你一个月有多少钱哪?你们是在吃我
的,别以为是吃你的,不信咱们分开算算。”
   “是吗?那就让大姐请你们吃饭。”周总理笑呵呵地说。
     从1964年起,周总理和邓大姐的工资开始分开支配,果然,周总理的工资扣掉房钱、水电费
和各种开销后一个月真剩不下多少钱。这一算,周总理有了点理财观念,从那以后,他虽然请客如
常,但再留客人吃饭时,总忘不了特别声明一句:“今天是大姐请你们吃饭。”

  可惜的是,文革兴起之后,周总理就再也没有了“星期天”,老朋友们来得少了,周总理也更
没机会去老同学家述旧了,他的工作和生活习惯完全被打断。不过就是这样,周总理也没忘了潘述
伦和李玉茹老两口,他和邓大姐经常叫我去潘家看看,和老两口聊聊天。我知道周总理心里对老同
学的挂念,回来后总要抽点空把去潘老家的详情讲给他听。
    周总理比较注重仪表,平时,就是在家不出去,他也穿得整整齐齐,好像随时要出门的样子。
更让人惊叹的是,无论冬夏总理从不敞着领扣,就是在夏季很热的时候,总理在家也要穿衬衫,接
见外宾时就一定要穿制服。总理喜欢穿灰色衣服,他见外宾或出国访问时就那几套衣服来回换,也
从来不让用公家的钱做衣服。平时,总理的内衣都是坏了就缝缝补补,有时把领子、袖口换换照样
套在里面穿。有的衣服实在穿不了,邓大姐就拿去改改又接着穿。

                                作者:赵炜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