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刘军凤文集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青年点的“饮食文化”刘军凤
作者:刘军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092    更新时间:2006/10/9
【字体:缩小 放大
 
青年点的“饮食文化”刘军凤



            5月份已经是草色青青了,可漫天风沙还是刮个不停。两位哥们儿背靠着牛粪垛正在有滋有味儿地侃大岔,
         
        大个儿的牛子说:“妈的,现在面前站着一个俊妞,摆着一碗扣肉,两样随便挑,我一定要这碗肉!”说着,
         还吧嗒吧嗒大嘴。
        小个儿的成子说:“你那算啥,连着吃三天大米饭炖猪肉,我死而无怨!”说是抬杠,也是实情。有道是人
        多没好饭,更何况那年月
,        
。       知青生活苦,就苦在吃上;知青生活乐,也乐在吃上。两三个月不打牙祭,只好画饼充饥、话肉解馋了。
            我们牧区青年点的粮食供应,比城镇居民差些,比当地牧民好些。每月40多斤粮食,主要品种是玉米面、
         高粱米,少许小米、白面和食油。那食谱周而复始、简单明了:早饭高粱米,午饭玉米面,晚饭高粱米或玉
         米面。副食多为咸菜条,间或炖大菜。有人珍藏一袋味精,时而拿出来拌饭吃。
              当然,逢年过节或相隔十天半月,还是要改善伙食的。于是每当蒸馒头或烙大饼,大家撑得直打嗝,
         有的楞小子还要偷藏一点。一次,在生产队赶马车的知青发子去沙漠里拉柳条,午饭没得吃。正值青年点家
         里改善,给他留了80个饺子。晚上他回来后一口气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吃光了才问:“啥馅儿的?”
              同甘共苦,在我们知青家有着最真切的体现。我们大队有三个青年点,哪个点杀猪宰羊了,必定要传来
         消息,小伙子们便步行十几里去聚会,欢天喜地,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每当哪位回城探亲返回青年点,大家
         势必包围过去,贪婪地巴望,以期分享一点“慰问品”。有的知青姐妹尽管小气,带回几瓶熟咸菜、辣椒酱之
          类舍不得吃,最后还是得“共产”。
               与我同一宿舍的三位赤峰市老知青,因下乡早几年,手头有点零钱。隔三差五,他们轮流坐庄,从供销
            社买回一包点心,到晚上烧开一壶茶,我们坐在一起享口福,那滋味那情景简直当神仙了。
        困苦磨难,使我们学会了过日子。春节时杀猪,舍不得全部吃掉,留下一半炼成油,装在缸里以备平时;生产队
        分了牛羊肉,不敢实施“三光政策”,晾起一串串肉干儿,以慢慢受用。队上分给青年点9头奶牛,夏季里每天两
        桶牛奶,我们也舍不得“一次性处理”,留下一些酸奶做奶豆腐、炼黄油,就连油渣子也用来拌凉菜。三十几位
        知青兄弟姐妹,每人轮流一个月当炊事员,都学会了贴玉米饼、蒸玉米发糕之类的手艺。青年点里不但养猪,还
         在草原深处开了一块菜园。收工回来,有帮忙挑水的,有烧火的,有切菜的,知青家响起一片锅碗盆瓢曲,其乐
         也融融。
             为了打牙祭,知青哥们儿使出浑身解数,手段高超、多样。冒着大雨,我们曾顶着草帽到水洼里捉青蛙,
         回来烤着吃;趟着露水,我们曾在草地里捉到刺猬,回来在铁壶里煮熟吃;下套子打野鸡,下夹子逮野兔,我们
          都干过;骑马野游,在湖边捡到几窝野鸭蛋,我们更是狂欢不已……
              自然,淘气鬼难免做出淘气事。在生产队剥花生种子,我们不时地偷偷往嘴里送。队里的玉米地、菜地、
          瓜园、葡萄园,我们都曾去做过“梁上君子”。一天,不知两位哥们儿从哪里牵来一条狗,把它吊在房梁上勒死,
          煮了半锅狗肉,竟然享用好多天。这两位的饭盒可派上了用场,曾几次用来炖小鸡,还背地里自夸是梁山好汉时
          迁。也实在是尴尬时做出的尴尬事。
               1972年端午节,哪来的粘米粽子煮鸡蛋?用什么来祭奠忧国忧民的屈大夫?青年点里清冷寡灶,正是青黄
          不接时节,离公社粮站30多华里没来得及买粮食。午饭,炊事员只好煮了一锅玉米粒,大家端着大碗泡了咸盐来 吃。
              第二天,还是老牧民朋斯克把我与另一位知青春子叫到他家,给我们煮羊头吃。几杯老酒,几头大蒜,我们围坐
           在火盆旁,吃得满头大汗。尽管这些年时常能吃到所谓的美味佳肴,可总觉得没有那次清水煮羊头那么香。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