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刘军凤文集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军凤写知青《那年那月》(六)巴根的父亲是“黑帮”
作者:军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969    更新时间:2008/5/7
【字体:缩小 放大
 

                 军凤写知青《那年那月》(六)巴根的父亲是“黑帮”
    你说糟糕不糟糕,我,一个根正苗红、积极上进的知识青年,竟然与“现行反革命”的
儿子巴根结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在上山下乡的几年里,从春天播种到秋天收割,生产队一直委派我看护饲料田。800多亩
的庄稼地一个人不够用,队长给我配了一个伙伴,就是巴根。他与我同是十七八岁,学过汉
文,汉语说得挺好,生得细里高挑,白白净净。既是说话合得来的同龄人,又是每天朝夕相处
的小伙计,我们俩在劳动生活中相互配合、相互关心,当然关系日益紧密。春播后,地里落了
飞禽鸟雀,刨种子咬青芽,巴根总是让我歇着,他来回跑动去驱赶;禾苗长成,我们昼夜不能
离开,巴根弄来木杆铁丝席头之类,搭起了南北两座窝棚作为休息居所;夜间,巴根总是让我
多睡一会儿,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去地里巡视,赶走前来糟蹋庄稼的牛马牲畜。他还时常从家里
带来炒米、肉干儿、奶豆腐之类的食品,两人大饱口福。
    夜深时刻,两个小伙伴为了驱赶疲劳和寂寞,拾些牛粪干柴在窝铺前点起篝火,烧玉米烤
羊肉煮奶茶,一团团烟气香味飘溢,一阵阵蛙唱蝉鸣合奏。我俩有时放几声猎枪过瘾壮胆,亮
几嗓赶牛口令传向四野,真是快活!
    然而,巴根的父亲呼其图是个“黑帮”。呼其图原是公社卫生院的医生,毕业于医科院校
,医术精通,知识渊博,是全公社少有的蒙古族知识分子。有一次,他与别人闲谈时感叹道:
“咳,咱这草原年年沙化退化,过去骑着马不见影,现在三里外跑只兔子都看得清。”于是,
谁也想不到,这句话被当作散布“今不如昔”的“谬论”,呼其图被戴上“现行反革命”的帽
子,被开除公职、遣送回乡,接受劳动改造。呼其图精瘦的身材,嘴巴尖尖,两只小眼睛特别
有神,平时干活很利索,不象一个大医生。只是,尽管他穿衣随便,可是高高挽起的袖子和裤
腿,还是显出书生般整洁的样子来;尽管他在众人面前不敢多言多语,但是一经忍耐不住开口
,便流露出读书人那种文采风流。有一天我们在草场劳动,往返奔波,累得我头晕目眩,停下
草叉,看着自己露出脚趾的烂胶鞋,顺口叹道:“呜呼,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没想到
身后有人抑扬顿挫地接着吟诵:“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
横绝峨眉巅……”我惊讶地回身一看,原来竟然是呼其图!说心里话,这首李白的《蜀道难》
,我绝不如他背得娴熟。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渐渐地,呼其图与我们青年点的几个
“书篓子”靠拢得挺近乎。每到劳动间歇,几个人就自觉不自觉地坐在一起,海阔天空,人文
地理,滔滔不绝地神聊起来。呼其图虽然学医,但文学和历史知识颇通,动辄先秦两汉、红楼
三国。当然,呼其图毕竟是40多岁的人了,不比我们血气方刚,无所顾虑。他总是不敢忘记自
己的身份和境遇,经常在谈笑中突然住了口,鸟眼一般的双眼里流露出惊恐、忧伤。我们最终
也没能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
    巴根偷偷地告诉我,平时仍然有许多牧民,偷偷地去找他爸爸给看病。这消息有令我感到
茫然。当时,像我们这样偏远的农村牧区,缺医少药自不待言。大队合作医疗站只有两个人,
其中一名是女知青李茹,只在县城参加了两个月的“赤脚医生”培训班,回来后就是医生了,
医疗水平可想而知。不用说别的重病,就是我们青年点有谁患个头疼脑热之类的,也是土法治
之,经常见到你额头上一个发紫的拔火罐印痕、他脖子上几道掐得通红的印迹。
    呼其图是科班出身的医生,牧民们信得过他,他也就忠实地履行着治病救人的天职。只不
过这种工作处于地下秘密活动,至于他治过哪些病、救过哪些人,只有当事者自家知道。还是
巴根悄悄地告诉我,牧民患者们感恩戴德,经常给他爸爸送去糖果烟酒之类表示酬谢,他的爸
爸则时常流出百感交集的泪水。“哼,反革命不老实!”“哼,老爷卫生院!”也常听到有人
这样忿忿地议论。
    一个医生,头戴搭拉檐的条绒帽,穿着褪了色的挽起袖的青布夹袄,闪动着鸟眼睛一般的
双眼,伸着青筋裸露的手臂,白天劳动滚一身泥巴粪土,夜间做贼般地给人们看病。人啊人!
时也势也。直到两年后我考学离开那片草原,呼其图依然在当地那样不明不白地活着。想必后
来一定能够得到落实政策,恢复公职,做一个名正言顺、堂堂皇皇的好医生。
文章录入:cfccz    责任编辑:cfccz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