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刘军凤文集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安得土房遮风寒 刘军凤
作者:刘军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310    更新时间:2008/1/22
【字体:缩小 放大
 
安得土房遮风寒 刘军凤
作者:刘军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93    更新时间:2007-10-20
                                                                 安得土房遮风寒 刘军凤



        我们知青家,也同样受到住房以及相关问题的困扰。
在草原牧区,“逐水草而居”的情况不多见了。牧民们虽然早已定居,但是住房十分简陋,无力讲究也无法讲究。一是由于下阴地春夏翻浆盖房不牢固,二是缺乏砖瓦沙石木材之类的造房原料。因此,大多数房屋是用草坯搭垒而成,甚至还有少数房屋是用柳条编成、外面糊一层牛粪的“崩崩房”。
        知识青年点有国家拨给的专项建房资金,以至把木料也统一下拨,总应该住上像样一点的房子。我们青年点先后盖起两处共9间房子,一律的石头根基、土打墙、正经的檩木柁材,挺立在艾里(村子)当中,有点像鹤立鸡群。
        虽然如此,由于当地的沙土不宜盖房,经不住风吹雨淋,我们的房子逢雨必漏。大雨来临,我们便纷纷把塑料布扯出来,搭梯上房,盖满房顶;屋内大盆小盆、炕上地下接雨。天晴了,晚间我们躺在炕上,从房顶漏雨的窟窿里,看天上的星星。
        更令我们担惊受怕的是,屋内墙壁裂开的缝隙里,爬满了臭虫。尽管满屋撒下六六粉,可那些臭虫毫不畏惧,在我们的身上、被褥里横行无阻、自由来往。我们被咬得无法入睡,于是经常起来挑灯夜战,用针一串串扎臭虫,在墙上扑捉臭虫,一股血腥气扑鼻而来,格外难闻。身上咬起的疙瘩无以计数,瘙痒难忍。
还有大量的恶狠讨厌的蚊虫,常常向我们发起顽强猛烈的袭击。有矛便有盾,我们自有对付的办法:睡前干脆不点灯、点燃艾蒿绳。这两样主要措施还是颇见效果的,个把蚊子,叮出我们身上个把疙瘩,也就不在乎了。再就是老鼠于屋内乱窜,蛤蟆在屋内乱跳,也是习以为常了。
        至于每铺炕上睡五六个人,拥挤不堪,我们只能看作是乐趣了。大家的褥子互相迭压,却尽量不睡“火烧边”;谁若想翻身先喊口令,哥几个一起翻,免得互相碰撞。熟睡时打呼噜的、咬牙的、说梦话的等等,形成“交响乐”,天亮醒来便有了互相调侃笑谈的资料。
        未雨绸缪,每年春季,我们都要给房舍抹一层泥巴,准备迎接雨季。那时我们都成了泥瓦匠,有和泥当小工的,有抹泥当师傅的。有道是“和泥打墙,累死阎王”,虽然累得喊爹叫娘,却是心中宽慰——因为这时保证要改善伙食的。
这就是苦中有乐。
        我们知青点以及整个村落背靠一座敖包山。山不算高,每天清晨或傍晚,几个人如果勃发兴致,便一起登上山顶,看日出日落,看近处的袅袅炊烟,看远处的滚滚牛羊,听隐隐牧歌,听瑟瑟风响。于是,艰苦的生活中增添了几分浪漫色彩,画画的、吟诗的、作文的,哥们儿姐妹儿尽管读书不多,“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此时却号称知识青年,俨然变成了文学艺术家。
        还有一个问题尤其令我们头疼,迫使我们跑细了腿。那就是厕所问题。
        都说城市里公厕问题成问题,殊知在草原牧区根本就见不到厕所。知青点都是青年男女,没有厕所终然是极不方便。时间长了,于是约定俗成,男女知青划定了“势力范围”。
        男知青大小便,向后边的敖包山进发,总有两千米之远,躲在山沟里、沙包后大行方便。久而久之,哥们儿之间形成了“黑话”,大小便分别称之曰“大进山、小进山”。
        青年点前边不远有一片小树林,那是女知青的“领地”。枝繁叶茂林密,天然屏障,小伙子们谁也不敢前去冒犯。然而,实在出于无可奈何,那片树林偏偏是我们上工收工的必经之路。为了避免尴尬,男知青一旦跨入树林时,总是故意大声说话,或是亮上几嗓,意在让女知青们及时回避。久而久之,树林里遍地都是卫生纸,男知青们称之为“公害区”。
        村中当时只有一眼水井,在敖包山下老远的地方。中间好长一段沙窝窝路,挑着水上坡真是两步退一步,十分吃力。知青点30多人吃水,两口大缸总得几十桶才能灌满。于是大家常常争着去挑水,特别是男知青们,总要显示男子汉的风度,任凭收工回来已经疲惫不堪,也要抄起扁担去挑水。女知青们心中不忍,就常常为男子汉们洗衣服,以显示“半边天”的身份。平等、互助、友爱,在这个大家庭里就是如此形成的。
        一个锅里抡马勺,那真是同甘共苦。当今社会上有所谓关系最紧密、感情最真挚的“四大铁”之说,其中就有一起同过窗的、一起下过乡的。这个我信。(待续)
文章录入:cfccz    责任编辑:cfccz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