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申平文集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申平小小说
作者:申平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6981    更新时间:2006/2/24
【字体:缩小 放大
 

红鬃马

                                       

    一连几日,红鬃儿马子老不按时回来,回来时全身便如水里捞出来的。

    那天,红鬃儿马子索性一夜未归,主人一早骑马去找,却见它正站在一座山头上,冲着东方红日嘶鸣,那剪影极为精彩。主人策马驰去,看见儿马子又是全身湿透。疑疑惑惑把它赶回马群,套住它用马鞭子揍它一顿,可是这天晚上,儿马子挣断缰绳又跑了。主人不得不留心到底怎么回事。

    太阳偏西,红鬃儿马子独自离开马群朝着草滩那边的山上跑去。夕阳射在它的身上,它的身子如锦缎一样闪闪发光;夕阳也照着它的红鬃,那顺着脖子拖下来的长长的鬃毛一跳一跳,正如一团火焰在燃烧。

    主人骑着马,远远跟在后面。他的头颅刚跃出山岗,立刻使劲勒住马,他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两只狼!

    这是两只狡猾的狼。它们一前一后把红鬃儿马子夹在中间,转着圈子寻找攻击机会。儿马子却毫无惧色。它那长长的鬃毛现在竖起来了,在脖子上轻轻晃动,正象一面战旗在飘扬。它谨慎小心地踏着步子,移动着身子,不断破坏着狼的进攻角度。

    半空里黑影一闪,一只狼斜刺里闪电般向儿马子的脖子扑去。另一条紧跟着跃起,冲向儿马子腹部,危险!儿马子不慌不忙,身子微微一侧,长鬃啪地一下,宛如一条巨鞭,把第一只狼抽得在地上连翻了几个跟头,紧跟着后蹄腾空,把第二只狼踢出数丈。两只狼沮丧地爬起来,又开始组织进攻。主人勒马回逃。只在心里祝愿儿马子可别打败。

    儿马子平安地回来了,它如凯旋的将军,跑进马群里左冲右撞,和母马亲热地嬉戏,象在夸耀自己保卫马群的赫赫战*。

    主人却又把它套住,又用马鞭子揍了它一顿,边打边骂:“逞能的东西,找死的东西!”打完了,又喂了它点料。

    这一天,儿马子被拴在圈里,不许出场。天傍黑,远处传来狼嗥,儿马子暴躁不安,它吼、它踢马槽,简直疯了一样,在屋里喝酒的主人气冲冲出来,拿鞭要打,儿马子前趴后踢,根本不让近前,主人只好隔着马槽揍了它两鞭子,想不到儿马子长鬃一竖,身子一侧,“啪”地一下,把主人抽了个跟头。

    啊,马鬃!全是这鬃把你烧的!主人恼羞成怒地从地上爬起来,跑回屋,拿出一把锋利的剪刀,跑到马槽上去,“咔喳咔喳”,马鬃纷纷落地。他得意地骂:“看你他妈再去惹事!”

    这一夜,主人不断听到狼嗥和马嘶声。但他不敢出来,他相信儿马子没了鬃也不敢出去。天亮了,主人出去一看,惊呆了:槽头只剩下半截咬断的缰绳。

    主人骑马去找,他走过山头,希望再看到儿马子对着红日嘶鸣;他走过山岗,希望再看到儿马子和野狼搏斗,然而他只在草地上发现了血迹......主人对着草原呼喊,草原沉默,冷冷地把他的声音抛掷回来。主人不由浑身发抖。

    远处,传来得意的狼嗥。

3页 1 2 3

红鬃马

                                       

    一连几日,红鬃儿马子老不按时回来,回来时全身便如水里捞出来的。

    那天,红鬃儿马子索性一夜未归,主人一早骑马去找,却见它正站在一座山头上,冲着东方红日嘶鸣,那剪影极为精彩。主人策马驰去,看见儿马子又是全身湿透。疑疑惑惑把它赶回马群,套住它用马鞭子揍它一顿,可是这天晚上,儿马子挣断缰绳又跑了。主人不得不留心到底怎么回事。

    太阳偏西,红鬃儿马子独自离开马群朝着草滩那边的山上跑去。夕阳射在它的身上,它的身子如锦缎一样闪闪发光;夕阳也照着它的红鬃,那顺着脖子拖下来的长长的鬃毛一跳一跳,正如一团火焰在燃烧。

    主人骑着马,远远跟在后面。他的头颅刚跃出山岗,立刻使劲勒住马,他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两只狼!

    这是两只狡猾的狼。它们一前一后把红鬃儿马子夹在中间,转着圈子寻找攻击机会。儿马子却毫无惧色。它那长长的鬃毛现在竖起来了,在脖子上轻轻晃动,正象一面战旗在飘扬。它谨慎小心地踏着步子,移动着身子,不断破坏着狼的进攻角度。

    半空里黑影一闪,一只狼斜刺里闪电般向儿马子的脖子扑去。另一条紧跟着跃起,冲向儿马子腹部,危险!儿马子不慌不忙,身子微微一侧,长鬃啪地一下,宛如一条巨鞭,把第一只狼抽得在地上连翻了几个跟头,紧跟着后蹄腾空,把第二只狼踢出数丈。两只狼沮丧地爬起来,又开始组织进攻。主人勒马回逃。只在心里祝愿儿马子可别打败。

    儿马子平安地回来了,它如凯旋的将军,跑进马群里左冲右撞,和母马亲热地嬉戏,象在夸耀自己保卫马群的赫赫战*。

    主人却又把它套住,又用马鞭子揍了它一顿,边打边骂:“逞能的东西,找死的东西!”打完了,又喂了它点料。

    这一天,儿马子被拴在圈里,不许出场。天傍黑,远处传来狼嗥,儿马子暴躁不安,它吼、它踢马槽,简直疯了一样,在屋里喝酒的主人气冲冲出来,拿鞭要打,儿马子前趴后踢,根本不让近前,主人只好隔着马槽揍了它两鞭子,想不到儿马子长鬃一竖,身子一侧,“啪”地一下,把主人抽了个跟头。

    啊,马鬃!全是这鬃把你烧的!主人恼羞成怒地从地上爬起来,跑回屋,拿出一把锋利的剪刀,跑到马槽上去,“咔喳咔喳”,马鬃纷纷落地。他得意地骂:“看你他妈再去惹事!”

    这一夜,主人不断听到狼嗥和马嘶声。但他不敢出来,他相信儿马子没了鬃也不敢出去。天亮了,主人出去一看,惊呆了:槽头只剩下半截咬断的缰绳。

    主人骑马去找,他走过山头,希望再看到儿马子对着红日嘶鸣;他走过山岗,希望再看到儿马子和野狼搏斗,然而他只在草地上发现了血迹......主人对着草原呼喊,草原沉默,冷冷地把他的声音抛掷回来。主人不由浑身发抖。

    远处,传来得意的狼嗥。

3页 1 2 3

 

猎神

 

    省射击队的几个小伙子这天突发奇想,要到遥远的山里去过把打猎的瘾。他们开了一辆车,曲里拐弯终于来到一个小山村,通过关系找到一位老猎人做向导。

    老猎人的确很老了,他已有几年没有打猎。但他架不住几个小伙子的软磨硬泡。他们极力吹捧他,说他们在省城就听说了老猎人的大名。百闻不如一见,他们今天是特地来拜师学艺的。

    老猎人的心终于被崇拜所激活。他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杆老洋炮,擦了又擦;又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生锈的猎刀,磨了又磨。他们上路了。

    山路崎岖,老猎人虽脚步稍显迟钝,但必竟轻车熟路。一会*夫,几个小子已经大汗淋漓。看看走出七八里的样子,但仍没有看到一根猎物的毛。

    “不行了,山穷了。”老猎人说。“你们看这林子越来越小,要是原先......,”老猎人的脸上写满回忆和无奈。

    又往前走,山势越来越险要,树也越来越多,路反倒断了。

    “留神,该出货了。”老猎人说。

    几个小子便从肩上摘下枪——是那种打飞碟用的双筒连发枪。他们偷偷带出了两支。现在他们紧张地看着四周,多少有点象鬼子进村,老猎人看看他们的模样和他们的枪,不由笑了一笑。

    冷不防,树丛间扑棱棱飞起十几只沙鸡。老猎人未及举枪,但听耳畔早有一阵清脆的枪声响起。其中的两个小子根本不瞄准,手不停射,却见空中的沙鸡一只又一只栽下,甚至全部消失。老猎人目瞪口呆。他打了一辈子猎,也没见过这等好枪*和这样好的枪,他直呆呆地站着,口中喃喃道:“你们还说拜我为师,还说拜我为师......。”他怯生生地收了洋炮,转身欲走。

    几个小子拼命劝住,并拼命进行自我贬低。老猎人最后叹口气道:“今个我算碰上神人了。也好,我就光管给你们带路吧。”

    他们在山上转了大半日,收获颇丰。望着成堆的猎物,老猎人眼中充满钦佩,他竖起大拇指对几个小子说:“真有你们的!我年青时要有你们这枪的准头儿,可发大财了。”

    几个年青人不由飘飘然起来。不自觉间,对老猎人的态度已有些轻慢。

    夕阳西下,他们满载而归。正行走间,老猎人忽然停下,并示意他们隐蔽。他紧张地谛听什么动静,鼻子也猎狗般地嗅着,最后还是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能吧,不能吧?”

    几个小子便有点不恭起来,纷纷笑道:“鬼么,老头儿见着鬼了吧?”

    正说话间,路边的矮树丛一扑一摇,猛地钻出个黑咕隆咚的庞然大物来。它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人一样站起来,傲慢无礼地挡住了去路。

3页 1 2 3

    熊!

    几个小子“妈呀!”一声惊叫,扔下猎物,转身就跑。却听见老猎人惊天动地一声大喝:“都别跑!站到我身后来!”

    老猎人一下挺直了腰板,铁塔般站着不动。他的眼睛紧紧盯着熊的眼睛。熊试探地往前走了两步,老猎人竟也往前走了两步。他忽然举起老洋炮,“嗵!”地朝天打响,接着拔出猎刀,毫不退让地和熊对峙着。

    几个小子见了,慢慢转回来,和老猎人站到一起。“别伤它,也别后退,挺住!”老猎人喊着。他的镇定和勇气立刻传染给那些小子们。

    熊在那里猛喘粗气,又嗷嗷叫了两声。见对方毫不退让,又刀枪并举,反倒害怕起来。它慢慢往后退着,终于转身,逃进树丛里面去了。

    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接着发出一声欢呼。几个小子冲上前来,团团把老猎人围住。他们眼里都噙着泪,纷纷喊道:“老人家!多亏您了!您不愧是真正的猎人!”

    他们简单商量了一下,一齐跪下,虔诚地拜老猎人为师。

    他们把师傅抬起来,唱着歌向山外凯旋。

3页 1 2 3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