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刘玉琴文集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东瀛八仙花
作者:刘玉琴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数:6460    更新时间:2004/9/1
【字体:缩小 放大
 
那真是一个小冤家,分别三年多了,却总是日日夜夜地缠绕着我,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她就开在小兴安岭七老图山脉的山涧里,亭亭玉立又羸羸弱弱,就像一把撑开的小伞那样,举着两层娇嫩的花瓣,上层四瓣是白色的,宛若一位女子纯洁的灵魂,下层四瓣是红色的,像是女儿炽热的心。我举着它问身边相随的山人,山人说它叫"东瀛八仙花",于是这么个清灵美丽的名字就刻进了我的灵魂,怎么也撵不走。我问那山人这花名字的来历,那山人摇摇头,说几辈子的人都这么叫,这花就这趟川儿(山民们把山洪冲刷出来的山涧叫做"川儿")里有,移到哪儿都栽不活。这柔弱的生命竟有此矢志不移的秉性,有此对脚下这片土地以命相依的深情……我震颤着思绪,把目光投向四围郁郁葱葱密不透风的大山--冥冥中,鼙鼓阵阵,画角连鸣,一阵阵的撕杀声穿越时空扑面而来:这里是金末元初的古战场,就在我们面前的将军洞里,就曾出土过一枚金印,上刻"北八军万户之印",还有一口做饭的铁锅,被砸得粉碎,在对面突兀的石崖顶上,一柄朽烂的长剑直插在石缝中,旁边一具风化的白骨,那头骨上竟插着七枚箭头……可以想见,当初一支战败的金人军队逃到了这里,他们认为这里是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隘之地,密林中有鹿狍狼兔可猎可食,山涧里有清泉喷涌可饮可濯……但这都没逃得过一场全军覆灭的厮杀。领我疑惑不解的是,就在这兵戎相见硝烟战马的地方应该是阳刚粗砺残酷……东瀛灜八仙花,这麽柔弱清灵而女性化的生命,她是怎样地来到这里的呢?又是怎样地扎根在此又矢志不渝的呢?我的思绪又一次穿越时空--那应该是好几个世纪前,一位金国的大将军挥戈越过了东洋,他是占领者,他对这个岛国有着无尽的贪婪,但他不想长期地在这里驻扎下去,他过惯了马背上的生活,喜欢在广阔的草原雪原大漠上横刀跃马,放纵英雄豪情,但他不甘心就这样退出它的占领地,他对那国王说:"我不想在你这个窄窄巴巴的小岛上过潮潮湿湿的日子,只要你对我大金国称臣,年岁朝奉,我就把这个小岛还给你。"那东瀛国王自然感激涕零。那大将军又说:"你答应了这些条件,我并不想马上离去,都说你的小女儿八仙花是东瀛最美的女子,我要娶她为妻……"东瀛国王忧心忡忡地说:"那八仙花已经定聘于米罗王子……"那大将军说:"我的聘礼是你们的一个东瀛国……" 那八仙花就这样地随着大将军离开了东瀛国,她不要金,不要银,只要她花园里的一包花籽,那花是她培育出来的,亭亭玉立的茎,有着两层伞似的花瓣儿,上面一层四瓣儿是雪白雪白的,像是纯洁的心灵;下面一层四瓣儿是血红血红的,像是炽热的心,八仙花就用自己的名字给这花名了名。虽然是被迫出嫁,但她很快就爱上了豪气冲天武功盖世的大将军,大将军得美贤妻,就象舞台上的名角得到了知音的名家欣赏喝彩一样,越发地骁勇善战,成了战场上的明星,被金国的国王授金印,封万户侯。八仙花将她带来的八仙花籽分出一些在侯府的花园里试种,也许是风劲雪厚,也许是干旱燥热,也许是土薄沙厚,那八仙花长得并不好,蔫蔫的,不肯开花。硝烟战火突起,同样是马背民族的蒙古人一个部落一个部落地强盛起来,他们攻破了金国的首都,以斩尽杀绝的追踪宜将剩勇追穷寇,把身为万户侯的大将军一部追到了漠南喀喇沁旗的大山里…… 一场灭绝性的大屠杀开始了,元军漫山遍野包抄上来,箭矢如雨,杀声震天。大将军让八仙花怀揣金印从后山小路逃生,八仙花誓死不从,她把金印埋在山洞里,就跑向大将军。七八只箭同时射中了大将军,元军们却不肯向八仙花放箭,他们舍不得这位仙子似的尤物,垂下手中的刀枪,一齐涌上来,要活捉八仙花。八仙花向着东方她的家乡拜了三拜,起身跳进了山涧,她怀中的八仙花籽随着她的身躯融进了泥土,一年一年的常开不败,后人怀念这位东瀛女子,就管这红白八瓣的花叫东瀛八仙花…… 我想,我可以把东瀛八仙花的故事写成一个剧本了。人们都诅咒战争,因为它在毁灭美好,毁灭生命。但战争却是永远地在创造着历史和改写着历史,丝毫不会因为人们的诅咒而消失,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从战争中挖掘些英雄豪烈和凄 美哀怨至情至性的故事说与后人。 散文: 那风中雪中的山杏花 刘玉琴 忙忙碌碌地穿行于水泥马路和水泥房子之间,就想到野外跑跑,不管是隆冬的雪地,还是料峭的荒野,只要逃开这钢筋水泥就好,压抑和郁闷只有在野外才有歌唱的舞台。朋友们深知我心,在四月一个星期六的上午,把车开到家门口,要拉着我到山上看杏花,我兴高采烈,在录放机一路的歌唱中,我们的车在去往克旗途中的一个小山坳里停了下来。 哦,满山满坡的山杏花哟,远看如雪,层层叠叠;近看如锦,密密匝匝,没有梨花白,也没有桃花红,没有荷花的清,也没有菊花的浓,铁干虬枝颇似梅花,就是五个瓣的花朵也像和梅花是一个模子拓出来的。形似却不能神似,尽管花型与颜色都出奇的像,但杏花却没有梅花登得上庙堂的名气和地位,那些浪漫文人们甚至把一个"妖"字冠在她的头上,在那些神话作品里,桃花、荷花、梨花、菊花……幻化出来的女子都称"仙",而唯独杏花幻化出来的女子叫"杏妖",那本《西游记》就把这个称谓锁定在中国古典文学四大名著里,看来这不平事万物皆存,发不起感慨,也打不起官司的。起风了,又是一个让人无可奈何的扬沙天气,日趋严重的环境恶化,真是人造孽天执法。满山满坡的杏花在风中哀伤地摇曳着,撕心裂肺地痛苦着,但风沙吹得她流不出一滴泪。 仅过了一天,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就从天而降,我惦记着那满山满坡的杏花,这难得的四月飞雪会不会把那些在风沙中摇曳的山杏花都冻死呢?朋友说:不会的,杏花时节的霜冻叫杏花冻,杏花冻是冻不死杏花的,相反,杏花经霜结出来的果实,也就是那杏仁就更苦,药用价值就更大,平喘止咳,解毒生津,在缺医少药的贫困山区,每天晚上在火盆里烧几个杏核吃,就是定期服用的止咳消炎药,无怪乎中国的老百姓用"杏"来做中医中药的代名词,我记得有一部以中医世家为原型的很好看的电视连续剧就叫《杏林春雨》,哦! 原来这风雪严寒不但能成就梅花一付傲霜凌雪的风骨,还能成就杏花一颗悬壶济世的苦心。风雪严寒打不死梅花,也打不败杏花……拂开花瓣上的雪朵,我探下身去,果然,一缕苦凌凌的清香从那暗红色的花蕊中很强烈地溢出来,吸进肺腑,顿觉神清气爽,耳聪目明,"梅花香自苦寒来",想不到这杏花的香气也与梅花同出一辙,竟也是出自这苦寒的门第。有人用花来昭示女子的秉性,说腊月出生的女子属梅花;正月出生的扽女子属迎春花;二月出生的女子属杏花;三月出生的女子属桃花,四月属梨花,五月属莲花……闇农历的二月正是这阳历的四月初,有幸出生在这杏花盛开的季节,对比梅花的风骨,对比梅花胜寒但不结果的缺陷,自认为,杏花虽在风骨上逊于梅花,得不到画家墨客的咏赞,登不得高壁庙堂,但经风霜而结成的一颗苦心,却存于众生,而益于众生,到此,算是给自己的人生找到了一个支点。 散文: 朋友送来一盆兰 刘玉琴一个春日的上午,朋友丛春携妻英华端着一盆兰花走进我的办公室。我爱在办公室里养花,是我三十多年工作养成的习惯,不论花香,不计名贵,只求有一种盎然的生机四季与我为伴。宝剑"赠烈士,红粉送佳人",朋友知我的癖好,双手捧着的这盆兰,已深深地拨动了我的心弦:兰花属于名贵花种,最近电视里报道,一盆野生的稀有品种已经被炒到了二三十万。我知道,这是有钱人的附庸风雅造成的泡沫风景,无辜的是兰花,可笑的是那些能拿二三十万买一盆兰花的人。说兰花的名贵,窃以为是贵在"雅"字,名在品行,松竹梅兰,是植物中的四君子,松的高洁、竹的气节、梅的不畏强暴不惧冷酷,兰的无枝无蔓洁身自爱,都是君子贤达的立身风范。这盆兰是朋友家自己栽培的。朋友的妻英华说:这兰的名字叫四季兰,是无土栽培的,无需施肥,每天淋上些清水即可。是的,无枝无蔓纤弱细致的几片叶子,静静地舒展着飘逸着,完全是一付不争春不争俏无求无欲的样子,它所求得也就是每天一杯清水。爱兰者,多为清流,且多在艺术界,朋友亦是这样,他先在赤峰市乌兰牧骑做领导工作,与我同为战友,后来到了元宝山区,做了一任不大不小的干部,本可以再升迁的,可他惦记着年迈久病的双亲,说,官当多大是大?钱挣多少是多?就提前退休了,一边照顾卧床的老人,一边潜心地钻研起剪纸艺术来。丛春的剪纸师从于我市著名剪纸艺术家邢逊。与一般民间剪纸艺术家夸张浪漫野趣变形一如驴皮影似的风格不同,邢逊的剪纸讲究端庄古朴典雅纯正,一张长方形的剪纸会让人领路北京四合院的韵律:前后对称、左右呼应、四平八稳;图案造型古朴委婉,思想内容与时俱进丰富多彩,剪法细腻精巧堪称一绝……专家们称这是古典派,称所述前者是民俗派。丛春深得古典派的其中之三昧,又师古而化,在创作上和技法上都超过了当年的邢逊。爱兰者,真是有兰缘。台湾的女作家罗兰女士从我市作家王慧俊手里收到一张3月24日刊登丛春剪纸的赤峰日报,对丛春的剪纸作品大加赞扬,称他的作品"真是不一般,不但有美观的背景,层次分明,画意十足,非常生动,而且所剪的人物面貌俊美又很现代,真是令人激赏……罗兰女士是河北人,原名靳佩芬,因为爱兰,取笔名为罗兰,著有《罗兰小语》、《罗兰散文》,长短篇小说,济公传诗歌剧等颇丰的作品,在海内外也颇为畅销。得知罗兰女士这样喜欢剪纸,又对他的剪纸这样"知音",丛春很快把把两幅新创作的剪纸作品寄给台湾的罗兰女士。罗兰女士马上回信: "丛春先生: 收到快递寄来的两张剪纸大作,十分惊喜,让你破费了,很是不安,但能看到如此精细的原作,还是十分高兴。在报纸上看到的是人物,剪人物往往笨拙,更难剪出美好的风姿和神影。我有一位朋友,是位退休的地理老师,退休后,他自己买了电脑,收集海内外中文作品,成为每三个月一期的季刊,自印、自编、自装订,免费送给各地的友人。其中每期都有从大陆搜集到的剪纸,其中也不乏精彩的作品,但始终民俗气氛浓重,能表达趣味与灵性的作品不多,有像你所剪的层次分明者更少。你能在技法上和取材上有此突破,十分难得可贵。艺术本就如此,它在工作的过程中,就能带来充足的成就感……"你看,丛春的兰缘不但是海峡两岸的一种文化艺术交流,还从罗兰女士的信中结识了一位"自印、自编、自装订"季刊,免费送给各地友人的台湾退休地理教师。这又是一位红尘滚滚中的清流。汉文化的根基是这样地容易把两岸的君子连为知音。丛春的大型剪纸已经有人递价500元一幅,但丛春说他不卖,他还要继续研究得深透些,剪得精细些,创作题材再广泛些,出一本大型剪纸艺术集,留给海内外的炎黄子孙和识货的外国朋友。看来,清流寡欲者,未必没有大志向。商品经济的大潮已经彻底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秩序和生活理念,但"清者清,浊着浊",却是有目能辨的。朋友送来的那盆兰就静静地摆在我的案头,我每天给它淋一遍清水,闲暇时,就默默地看着它出神,我不知道我的兰缘还会给我送来什么故事,还会送来什么样的朋友。 散文: 奶 奶 刘玉琴 奶奶的灵车徐徐地朝着殡仪馆开去,我和女儿毛毛坐在给奶奶送大行的第一辆车上悲泣不已。奶奶是在凌晨四时过世的,得到消息,我们一家三口便急急地赶回娘家。八十二岁的奶奶慈祥地躺在春凳搭起的灵床上,再也没有了话语,再也没有了爽朗的笑容。奶奶是个高个子,躺在灵床上的奶奶此时的身材显得就更长了。我扑到奶奶的身边放声大哭,不知怎地,我就觉得自己是亏欠了奶奶的。这一天,除了安排给奶奶送葬的事,我就一直坐在奶奶的身边,默默地淌着无尽的泪水,我是想跟我最敬爱的奶奶多呆一会儿。小时候,我们家姐弟六人,全*父亲一个人的工资生活。母亲在大姐的月子里受了劳累风寒,得了腰椎结核病,尽管母亲是识字的,但却一辈子没有参加工作,一辈子也没有走出家门。为了减轻我家的生活压力,大姐和三妹就被接到了奶奶家,跟着爷爷奶奶过。爷爷不是亲爷爷,亲爷爷刘禄是个读书人,在府衙里当过师爷,后因染上了烟瘾,客死沈阳。我出过一个中短篇小说的集子,叫《那白的粉的花》,取自于一个短篇小说的名字,那个短篇小说就是写大烟的毒害的,对大烟有那样深入骨髓的仇恨,就源于痛惜我的亲爷爷。续爷爷姓王,是个非常好的河北老头,他是个铁匠,就在现在的赤峰二建(那是叫建筑社)工作,续爷爷的思想很进步,常站在炕上背毛主席语录,他总是好在其中加上些衬词,而且像是驴皮影的对白似的有韵有调,当背到"我们的干部不要骄傲自大,自吹自擂",就变成了"自吹--呀马--自--擂"。他的河北乐亭口音是向上拐弯儿的,常常逗得我们捧腹大笑。爷爷每月挣60块钱,也是中等工资了,那时候,一个中专生转正后的月工资才是39块钱。爷爷还在家的院子里,支起凉棚,架起铁砧子,打上些火钩火铲瓦刀炉篦子什么的,让奶奶拿到自由市场上去卖,补贴家用,所以姐姐和妹妹小时候的生活比我好多了。我最乐此不疲的就是每月去给姐姐和妹妹送粮食,姐姐和妹妹和我是一个户口本,也是一个粮食本,姐姐是中学生每月的粮食标准是35斤,妹妹到了12岁也吃28斤了,但奶奶只要50斤粮食,这就是在帮我们呀!这50斤粮食母亲是不让我送棒子面的,都是买的大米白面和小米让我骑着自行车给奶奶送去。到了奶奶家,奶奶总是端了个搪瓷盆,到街口的拐弯处那家小饭馆给我买两碗面条让我吃,那是个饥荒的年代啊,细粮又少,既要照顾工作忙碌的父亲,经常患病的母亲和我们三姐妹身下才有的宝贝的大弟弟,还要攒些细粮留给姥爷和乡下来的亲戚……我是家里的老二,实际意义上的老大,饭不够吃的时候,都是我饿着,不是年节,到我嘴里的细粮是很少的。所以奶奶给我买的这两碗面条,对我来说,真是美味的佳肴了,我会连汤都喝得一点也不剩,这也是我少年时代唯一的"下馆子"。吃完面条,奶奶会把积攒下来的糨泔水给我装在两个水桶里,绑在车子的后架上,让我驮回家喂猪,然后,给我放在衣服兜里两毛钱,这是我心里美最滋滋的时候,有了这两毛钱,我看电影时就不用朝妈妈要钱了,那时候,学生们看一场电影是8分钱,妈妈常常会说没钱的,我从一年级就是班长,还是学校的大队委员,学校组织看电影,我因为交不上8分钱不去看,是很丢面子的事,有了这两毛钱,我就不用遭受"组织别人去,你自己不去"的尴尬,还可以照顾班里最贫困的好几场电影都不能看的同学。接到两毛钱的那一刻,我是幸福的,对奶奶是非常感激的。在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续爷爷突发脑溢血,死在下班的路上,奶奶搬回来,和父亲母亲一起过。大弟弟刘峰从小身强力壮,有一次和另一个家属院的孩子在一起玩,中间打了起来,谁也没打坏谁,只是大弟弟占了上风,正巧碰上了那个男孩儿的姐夫路过,他上前打跑了大弟弟,又领着一群孩子追到了我家。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奶奶又是最疼大孙子的,对这伙骂骂咧咧的人自然没有个好话。不料那男孩儿的姐夫是个心地狭窄又想在丈人门口逞能耐的人,仗着在法院有朋友,在医院开了个假证明,把我家九岁的大弟弟告上了法庭。一下子就判了医疗费、误工费……140多元钱,那时候的140多元对我家来说真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也就从那时候起,"法院也不讲理"这个概念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灵中,所以,在大弟弟遭遇车祸,和同车的人一起身亡的时候,我宁愿咽下所有的冤情,忍下如同盐撒在流血的伤口上的痛苦,也没有到法院去打官司,我受不起那份折腾。爸爸连续两个月没有拿回工资,妈妈愁得唉声叹气,皱纹也爬上了额头,那时候的日子过得太艰难了。这时候,奶奶拿出了续爷爷死后她的所有积蓄,是一个200多元的存款折,交给了妈妈,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奶奶是天底下最通情达理的奶奶,最善良的奶奶,最可敬可爱的奶奶,她一点都没有留后手,她做得那样完全彻底。妈妈没有用尽那二百多元钱,剩下的,又交给了奶奶。女儿毛毛出世后,我们家分到了一处老少间的平房,我们围了一个院墙,又盖了一间煤棚,就把奶奶接到我家给我看孩子。我们在小间给奶奶挂了蚊帐,又架起一口樟木箱子给奶奶专用,每天晚上都给奶奶烫上一壶酒,让奶奶喝完睡个安稳觉。奶奶逢人就说,她的老运不错。奶奶对我的小毛毛很疼爱,背着她、领着她,在家属院和昭乌达路边玩,有时还采些杂草喂我家那只给女儿当玩具的小鹅。我那时是个工作狂,在赤峰市乌兰牧骑做着副指导员,演出、创作、训练、政工,还念着辽大中文系的函授,每天的时间真是几分钟几分钟地计算。女儿八九个月的时候,我在工作的时间里就不回家送奶了。按规定在孩子周岁之前是可以在上下午的工作时间内各抽出一个小时回家送奶的。我不回家送奶,只给奶奶留下点钱,奶奶就花两毛钱买上一段香肠,喂给毛毛吃,然后再喝点橘子汁兑的白开水。在彩排我写的三场四幕神话舞剧《战雪妖》的时候,我把女儿扔给奶奶就是一天,到了晚上11点多钟,才匆匆跑回来给女儿喂一口奶,奶奶是三寸金莲的小脚,哄一天又哭又闹的孩子该是多么地辛苦,多么的作难,可奶奶知道她的孙女是个工作第一的人,对我一句怨言也没有,还一个劲地说她给我看孩子是老运好。就是这种粗放型抚养,女儿竟长得很健康,不爱生病,偶尔发烧,也是在晚上,抱到医院打一针就好了。有奶奶的帮助,我顺利地在女儿四周岁的时候读完了大学,并坚持着在文学这条路上又迈上了一个台阶。女儿与奶奶感情很深,在给奶奶送行的一路上,就是一直喃喃地哭着"老太太--老太太 --"。奶奶是女儿的太姥姥,女儿就一直称它老太太。在奶奶去世的日子里,女儿几次在梦中呼唤着"太太--太太--",眼泪打湿了枕头。这个时候,我从不叫醒她,孩子的心里有一架感情的天平,我不能打断女儿的思念,就象不能中断我的思念一样。就在女儿五六岁的时候,奶奶得了轻微的脑血栓,经过不太长的一段时间治疗,奶奶就好了。这时候妈妈说,我们夫妻俩白天上班,奶奶一旦犯病我们不在家看摔坏了什么的,就让奶奶带着女儿回到了妈妈家。那个时候,我们扒掉了老少间的一大一小两铺炕,打了床和家具,把奶奶原来住的小间改作了书房。那是一个星期天,我们把奶奶和女儿接回来,包了饺子。但奶奶却闷闷不乐,一个劲地说:"你们把小炕扒了,把小炕扒了……"我说:"奶奶你住大床,我睡沙发。"奶奶却摇摇头,什么也没说。那一刻我后悔死了,我建什么劳什子书房啊!没有书房,我不是可以照样地写作吗?奶奶老说她的老运好,老运好,她的晚年是要跟着我过的呀!我这个无情无义而又不细心的人。这是我欠了奶奶一辈子的…… 奶奶去世后,我几次梦见奶奶住在低矮潮湿的破房子里,穿的也是打着补丁的衣服,我知道这都是我内心的欠疚所致。我买了那么大的一抱彩纸和棉花,流着眼泪给奶奶做了那么多棉的单的衣服到坟前烧掉,又买了家族公墓,把奶奶的骨灰从老坟移进去,才不再做梦了。现在生活好了,女儿也大学毕业了,我多想看奶奶坐在小炕桌前喝着酒慈祥地对我笑啊……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