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钱海青文集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红卫知青四十年(1)
作者:钱海青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674    更新时间:2015/10/19
【字体:缩小 放大
 

我统计一下,最后一共收到33篇文章,14.2万字,共有14位作者。这些文章大部分都在《红卫知青四十年----上山下乡回忆录》这本书里收录了。(这里放《红卫知青四十年----上山下乡回忆录》照片和书的内容照片3—4张)

1、今天我们干什么-----------------钱海青( 2432字 )

2、饮毕吐六味神泉水,思红卫卅九知青缘-钱海青( 16715 )

3、 再聚毕吐-------------------------朱晓晔( 2551)

4、红卫知青札记之一,记忆中的知青-------宋志良( 1693)

5、我的知青岁月—红卫知青下乡四十年纪念 徐敏( 17525)

6、知青老师柴春泽- --------- ----------钱海青(3330)

7、青年点故事三则---怀念老土,抽烟、飞车-栾凤霞(1595)

8、写在七月二十五日的随想-------------王祥玉( 10282)

9、偷猪肉记---------------------------钱海青(12550

10、红卫知青札记之二,难忘的日子--------宋志良(2161

11、难忘之歌---------------------------任慧卿(863

12、怀念特木热-----====---------------钱海青(2628

13、追忆特木热------------------------朱晓晔(2597

14、“化膛油”记实--------------------李宝成(3070

15、红卫知青札记之三,情----------------宋志良(1314

16、回望-------------------------------李兆芳(1198

17、我的知青生活-----------------------朱晓晔(9357)

18、红卫知青札记之四,知青往事---------宋志良(1277

19、几杯小酒---------------------------邹晓勋(1579

20、送他一程 (悼念白宝安)------------杜文学(1601

21、又走了一个(悼念白宝安同学)---------钱海青(1983

22、知青是最可爱的一代-----------------马红岩(2365

23、往事(两张老照片的来历)------------陶平 (813)

24、人生四十年-------------------------郭艳华(1094

25、寻找红卫青年点的高、骚、刁----------钱海青(2095

26、我们的带队干部---------------------  敏(1997

27、写在红卫知青四十年聚会前-------------宋志良(51

28、记忆中的四个女知青的故事-----------钱海青(6199

29、红卫知青札记之五,知青故事-----------宋志良(104

30、--------------------------------钱海青(12805

31、红卫知青四十年殇-------------------钱海青(4524

32、大爱何必有痕-----------------------钱海青(4515

33、只是同学(记忆中的布和)-------------钱海青(5322

对这本书有写的,也还有看的,有的人还特别热衷于看。每一篇文章一般都要在微信群里面发布,或者在“红卫青年”邮箱里发表。每当有文章发表时,李彩琴都要给我打电话,让我把这些文章发到她指定的邮箱里,她都要打印出来,装订成册。她不但自己印一册,还要给宝成、徐敏印一册,特别认真。我计算着,她最后装订成册的文章得200--300页,又是单面装订,肯定是厚厚的一大本。可见她的关注程度。

    有人写,有人看,还有人争论,这就是“红卫青年”的风格和特点。这本书文稿征集完成后,得有一个名字,叫什么。大家就开始争论,争论最强烈的是宋志良和王祥玉了。他俩本来在平时就是抬杠的对手,一个不服一个,互不相让。起个名字吧,志良比较浪漫一点,叫“知青四十年纪念”,祥玉不服,他比较实际一点,叫“知青回忆录”。在微信群里各说各的理,全都有理,但是最后又谁也不咬牙印,不做定酌,推来推去,没有办法,我就搞了一个折中,叫《红卫知青四十年---上山下乡回忆录》,这样,志良、祥玉的说法都有了体现,集中了他们俩人的智慧,也是红卫青年点的集体智慧。

6月下旬我就开始编纂了,先后排列顺序,制作目录,先后打印出几个样本,送给同学们看。大家看后都觉得很好,有的同学说,没有想到我们青年点还能够有自己的书。拿出几个样本以后,文章又陆陆续续地投了进来,所以每编完一个小样本,就会马上修改,重新排序。2015620,宝成、徐敏、彩琴从呼市回到赤峰,在陈世平家里,青年点的同学们在议论“四十年庆典”事宜和近期准备工作,我赶制了几个小样本拿了过去,大家看了以后都很高兴,认为有了这个东西就可以把“红卫知青”的风貌表现出来,反映出去。同时他们也提了一点意见,徐敏、陈世平说五号字体太小,看起来费力气,岁数大,眼睛花,最好还用大一点的字。可是字一大,页数就多,成本就高了,我心里想,嘴上没有说。宝成说,封面用手写体的字,不要用印刷体,太死板。后来我对他(她)们提出的意见也进行了修改。宝成又在微信里说在封面上加上白塔子的痕迹,这些建议非常好,都被采纳了。一边修改,一边又有新的文章进来,又要进行调整,特别乱,尤其是文章存在不同的载体里面,电脑、邮箱、优盘、微信等等,不知道哪一个是新的,哪一个是旧的,结果出事了,出大事了!

201571以后,就要正式的进行编纂了,开始排目录,编文章,改错字,定格式,忙的不亦乐乎。因为到了期末,单位的工作忙,又连续参加了几个大型会议,基本上都是利用闲暇时间进行的。大概在710左右完成了排序、编辑,交给了印刷厂印刷。交给印刷厂之前在封二、封三又加了一部分照片,因为手中照片少,就在微信群里面选择一些别人上传的照片,制作了封二和封三。到此时看来,基本成型了。715印刷厂把清样送了过来,交给我进行校对。实在太长,我哪有时间进行校对,单位有几个年轻人想帮助校对,我想他们也不熟悉这段生活,可能都看不懂,就算了吧,好在我在原来收集文章时就大概地看过,也改过一些错误的地方。这样,一切工作都结束了,就等着拿书了。

     7月19上午,40本《红卫知青四十年----上山下乡回忆录》印刷完毕,当我拿到这些书时,看见印制的整整齐齐的新书,闻着油墨的味道,很亲切。回想起这本书从有想法到成品的过程,想起了自己在构思、征集、写作、编纂过程中的付出的心血,就像刚刚有了孩子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就像劳作了一年的农民,看见收获的庄稼一样。心情是好的,心中是喜悦的,那个高兴的劲就甭提了。

2015719“红卫青年点”出了一件大事,宝成由呼市乘飞机到赤峰,宋志良酒后乱讲,造成陈世平大哭,徐敏大哭。

2015720,原定宝成和晓勋两个人驾车去白塔子毕吐。早晨,我到单位,机关空无一人,好奇怪。一会来了一位教师,问:“校长你来干什么?”我愕然。答:“我来上班。”我反问:“你来干啥?”她答:“我来值班。”又说:“校长,放假了。”我笑了,恍然大悟,原来单位已经放假。这时候,我想,干什么去呢?索性去白塔子毕吐一趟,看一看这几天庆典的准备情况,也去看一看先期到达做准备工作的陈世平、徐敏、杜文学和朱晓晔,挺想念他(她)们的。

决定已下,马上行动。于是给宋志良打电话,问:“干什么呢?”宋答,无事,我说,好!我们一起去一趟白塔子毕吐,我说也把布和带上一起去。

叫上布和,我们一起去白塔子毕吐,任慧卿把宋志良、布和送到新区,我去接上他俩。正好宝成、晓勋两人也走,我们一起走。一路顺利,我们很快就到了大板,暂短的休息,我们就向白塔子出发,一路上邹晓勋把车开得挺快,我在后面紧追,从大板以后交由宝成开车。宝成技术娴熟,路况也熟悉,开的也很快,不一会就到达白塔子。白塔子到毕吐只有5公里,车在正常走不到十分钟,开着开着,宝成的车速慢了下来,跟了一会,太慢,有一些不耐烦,加速超车,我们走在了前面,很快就到达毕吐我们的临时驻地。

前几天朱晓晔来这里布展,把“红卫知青四十年”展览的展板都拿了过来,并且都挂上。我因为没有时间搞照片什么的,就自己搞了三块展板,主题分别是:“红卫知青四十年”“怀念老土”“我的高考回忆”,制作完成后,拿到了毕吐驻地,但是,现在看来其风格,样式,内容与朱晓晔搞的展览有些不协调,主题太突出,没有办法放到一起,她们只好把我的展板放在一隅,我来以后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以为朱晓晔把它给扔了,阿弥陀佛,真还找到了,谢谢朱晓晔。

我的车顺利地开进了毕吐林业站,我们的驻地,朱晓晔、徐敏热情的接待了我、志良、布和,我们特别高兴,唯独不见陈世平,我们心知肚明。小杜问:“宝成呢?”我这时才发现,宝成、晓勋还没有上来,我也很久没有看见宝成的车了。回答道:“刚才还在,不知道为什么落后了。”宋志良悠悠地说:“宝成怕徐敏揍他,不敢来了,在白塔子住下了。”大家就嘻嘻哈哈,有说有笑的进入了屋内。

由于昨天的事件,在途中宋志良开玩笑说,陈世平肯定不会管饭,他自己准备了盒饭。现在看来小陈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饭,不是我想象的在炕上蒙着被子哭。看来小陈是大度的,以大局为重,还是宽恕了志良,这就是同学的情分。但是陈世平留下一句话,等着,宋志良,等以后再找你算账。我想,这家伙,够志良的呛。

半个小时后,宝成的车才缓缓地开了进来,在院子里大家寒暄着,打着招呼。邹晓勋更会说,急忙给徐姐姐、陈姐姐道万福,并代表大家致歉,大家都出来见面,又不见了徐敏。宝成则像没有事一样,头仰着,望着天,自信的迈着大步进入了屋内。进屋时谁也没有跟他说话,只有三只小狗“迪迪”、“球球”、“丑丑”见他来了,叫了起来,屋内屋外没有人声只有狗叫。

这时已经到了中午,陈世平、徐敏、朱晓晔、杜文学已经准备好了午饭,宝成一进屋就准备开饭了。志良虽然嘴上说准备盒饭,但是也还是大大方方地坐在那里,布和说管点酒吧,杜文学早已经把酒拿到了桌子上,于是志良、布和、晓勋我们几个人就端起了酒盅,又喝了起来,早已忘记昨天的事情。

书已经印了出来,早上出来时我只是把一本书放在了车里面,由于临时决定来毕吐,没有带许多书。吃饭时我突然想起来这本书,因为在路上我把这本书交给了宝成,让他一阅,也是想让他检查一下,有什么毛病,同时也想跟他显示我的成绩。为此,他很高兴,在新开坝停车时,他还十分高兴地拿着这本书照了一张相,传到了微信群里面。路上志良布和看了这本书,也都称赞。

现在喝酒啦,想起来这本书,我说,让宝成把这本书拿出来,让朱晓晔、陈世平、徐敏、杜文学他们看一看。说实话,也有显摆的意思。让大家来分享一下我成功的喜悦。他(她)们几个都说好,徐敏说字比过去大了许多,能够看得清楚了。小陈、文学说封二、封三的画面好,有了许多的照片。这本书到最后传到了晓晔的手里。晓晔拿过书就进了里屋的另一个房间。我们都在喝酒吃饭,谁也没有在意,一本书呗,有什么了不起,哪有那么重要,大家依然吃饭喝酒。

这时,里屋的门“嘭”的一声开了,说时迟那时快,木门撞在了门框上。砰砰的响声引起了宝成的注意,“怎么了”,宝成说,大家也觉得不正常。但是,大家一想,也觉得没有什么,就没在意,继续喝酒。霎那间里屋门里闪出一个人,只见她一拧一拧的急匆匆走出来,哇塞,是晓晔。大家都没在意,因为这都是正常的,还在喝酒。晓晔手里拿着这本书,急急地走到了我的身后。“老钱!”---她们从四十年前就这么叫我---。但是今天朱晓晔的声音有一些沙哑,有一些哆嗦,翠声韵气中带有颤音,还带有话剧中的哭腔。所有的声音都在压着,尽量的压着,尽量的运气,尽管平静,尽管和蔼,但是也有压不住的时候,使我们在场的每个人感觉到有什么压不住的火要发作。“老钱,我的那篇‘我的知青生活’怎么就没有用?”晓晔声音低沉、沙哑,我强烈的感觉到这种声音是竭力想发出来的,但是又被一个强烈的气场压抑着,不想让它喷射出来,两种力量在博弈着,发出来一种被撕裂的声音,很压抑、很悲苍,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无形的力量。

我和志良、布和、晓勋已经喝了很多酒了,已经进入半酣状态,所以对晓晔的这段话并没有太在意。我半惺地答道:“不可能,你再仔细地看一看,”“我看了,你看吧,在哪呢?”晓晔的声音渐渐地高了起来,声音中的颤音更强烈了,像在抖动,有一种火山即将爆发的感觉。她把这本书半递半扔的抛给了我。我醉惺惺地接过了这本书,翻了翻,“这不是吗?”我很自信,说着就递给了晓晔。晓晔接过书,看了看我指的那一篇文章,“不是,不是这篇,是‘我的知青生活’那一篇。”“6000多字呢,我写的最长的那一篇。”晓晔的脸都红了,随即又变黄了。

我有一点懵,“我实在想不起来了”我说。“我知道,我在微信群里看见过,那是在6月末,截稿之前。”宝成在那里对应着说。我更懵了,这时候,酒醒了一半。“不会吧?”我说。宝成接着说:“是的,朱晓晔很用功,特别用心写的那一篇文章,她下了很大的力气的。”宝成不是在拱火吗!我彻底傻了,怎么能够没有选用,怎么能够遗漏,怎么能够出现这么大的错误。

   “你怎么能够不让我们校对就印呢?”朱晓晔责备道。“你看看怎么办吧。”说完,朱晓晔一甩手就拧着身子一扭一扭地重新进入了里屋,我回头看了一下她,我突然地看见她扭身时眼睛里面噙着闪光的水。啊?她哭了,我猛地感到,她太在乎这本书了,她太在乎她的这篇文章了。

    我怎么会把她的这篇文章遗漏呢,实在想不起来了。也许是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也许是近期交来的文章太多,尤其是许多原来不见的人都在邮箱里发来文章,比如沈阳的两位陶平、马红岩,还有多年不见的小郭,都发来了文章,我需要在电脑、邮箱、优盘之间来回折腾,太乱了,也许是最近在编辑文字,改来改去的,给丢失了,也许是疏忽了,也许是因为我血压高。但是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都不可以遗漏文章,更何况是朱晓晔的,这是不可原谅的,前面说“出大事了”就是这个意思。

    出事不要紧,关键是怎么解决。我的酒还没有醒,但我已经找出来解决问题的办法,首先是稳住,稳住朱晓晔。昨天陈世平大哭,徐敏大哭,今天朱晓晔大哭,那还了得,那“红卫青年点”不是乱了套吗,万万不能,不能再让朱晓晔大哭出来。当时我想,怎么办,稳住朱晓晔有两个办法,第一解释,解释为什么出现问题,找客观原因,找各种理由,忙啦,乱啦,适当推卸责任,也要给她找一点毛病,比如说交晚了,没通知我等等,同时也要说:人有湿脚马有失蹄,人无完人,圣人也出错,比如孔夫子、秦始皇、毛泽东不都出错了嘛,何况我钱海青呀。第二补救,承诺保证把她的这篇文章给补上去。其实我也没有把握,技术上不知道怎么处理,但是也得硬着头皮承诺补上。只有这两个办法承诺稳住晓晔,才能不让她大哭,其实这也只是一个安慰,至于最终怎么样,天知道。

朱晓晔又从里屋出来了,眼睛微红,但以她的性格还是强装着,用她那常有的娃娃一样的笑脸,说:“既然已经印了,就不要改了,就这样吧。”看得出来,她在说违心的话,假的,但又无奈的。我把我的想法向她叙述了一遍,她还在推辞,但看得出这些话还是起到了安慰作用,她的情绪稳定了。

    我说我再想办法补救吧,会有办法的,用什么办法我也说不清楚,回赤峰再说。我对在座的他(她)们几个说,多亏这次把这本书拿了来给大家看看,如果26日那天聚会时再拿来,发现错误已经晚了,想补救都没有办法,人们经常说,不幸中的万幸,用到这里合适,阿弥陀佛!

    出了错误就改吧,有了遗漏就补救吧,回到赤峰第二天我就去了印刷厂,找到厂长和技术人员,商量着怎么补救。厂长看了以后,提出一个方案,就是加页,即把书全部拆开,在最后边加上添加的页数。这个办法可以解决加少量页数的情况,比如加一到两页,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但是朱晓晔的文章这个办法就不灵了。第一,页数多,需要加13页,太厚,需要把全书拆开,很难复原。第二,把朱晓晔文章放在书的最后面有些不妥,与全书的结构不协调,破坏了书的整体效果。第三,如果加朱晓晔的文章,目录还要做调整。需要重新制作,很费力气。总的说,如果加页,这本书用日本话说,就“大大地”降低了水准。为此,决定重新印制。

    既然决定重新印制了,好办了,就可以做大幅度的调整。于是,我在印刷厂的车间里对本书进行了调整。一、在中间加上朱晓晔的《我的知青生活》一文,因为朱文的内容、字数都比较适合与其他文章相统一,协调,于是加在第17篇,第127---140页。二、又添加了一篇写柴春泽的文章。三、对封二、封三的照片进行了调整,加了一些新照片,于是出现了很有意思的现象。四、在封底加了两段文字。这样使该书更加圆满了。

     加上《知青老师----柴春泽》这篇文章是本书的偶然,但是也是必然。如果不是遗漏朱晓晔《我的知青生活》一文,这本书就不会重印,不重印就不会有《知青老师---柴春泽》一文进入本书之中,如果没有这篇文章,也是这本书的缺憾。在策划“红卫青年点上山下乡四十年”庆祝活动过程,我始终想找一个明白人请教请教,探讨探讨,就想到了柴春泽,我与他不熟,好在我们单位有位同志与柴春泽熟悉,我找到我们单位的这位同志,通过他帮助见一见柴春泽,请教请教,这位同志找了柴春泽,可是因为柴春泽在搞“知青联盟网站”不在赤峰,在天津,所以没有见到柴春泽。7月份的一天,这位同志告诉我,柴春泽回赤峰了,听说我想见他,他提出第二天要来见我,我感到受宠若惊,赶紧让我们的同志把他接过来,见面后我们面谈了一个上午,见面后柴春泽给我的感觉是,第一,他对知青有感情,热爱知青,热爱知青事业。第二,他对知青有研究,理论的、实践的都有。说起知青娓娓道来,理论性很强,所以我们叫他知青老师。第三,他还在践行着当年的诺言,“扎根农村六十年”是当时的产物,也是他的诺言,到现在他的心还在农村,还是知青。第四,对他人热情、负责任,我跟他谈了一下想法之后,他马上找来了他的助手,竭力地帮助我们。所以我写了一篇文章《知青老师---柴春泽》记录了我对他的印象。723红卫知青上山下乡四十年庆典预备会议时我把他找来与大家见面,他给我们很多的鼓励,我们中有好多人为见到柴春泽而激动不已,确实柴春泽是知青明星,是时代楷模。在这次会议上我代表“红卫知青”把这本书送给了柴春泽老师。

   在这本书上,我把原来书中的封二、封三的照片换了一部分。前面说了,原书中用的照片是我临时在微信群里下载的,质量、内容、效果都不太好,始终不太满意,但是碍于时间、精力,只好用这些照片了。这几天“红卫青年”活动比较多了起来,也照了很多的照片,有一些照片可以用,所以就利用这次重印,用了一些新的照片。其中一幅照片最有意思,就是我把李宝成在新开坝上面拿着《红卫知青四十年-----上山下乡回忆录》,也就是这本书的照片放在封三里面,这样就产生一个有趣的现象,细心的人就会问,是先有书还是先有照片?怎么解释都不通。如果先有书,即印书之前,书是没有的,那么照片中的书怎么会存在?李宝成就不会拿着书去照相。如果先有照片,那照片中的书还没有印出来的,那么书怎么会到宝成的手中呢?无法解释,这是历史之谜,这个谜是红卫知青给创造的,也是朱晓晔创造的。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