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知青名录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著名主持人王刚:给毛主席写信影响一生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凤凰网    点击数:2913    更新时间:2010/3/28
【字体:缩小 放大
 
著名主持人王刚:给毛主席写信影响一生(图)
 

“欢迎大家带着自己的朋友,一起来聊聊朋友的故事。”一听到这句话,观众都会知道这是王刚在中央台主持的《朋友》节目。

那年王刚上小学四年级,非常淘气,王刚说用“淘气”这个字眼形容他是很客气的了,因为学校里所有的老师和同学的家长都认为他是个坏孩子,有例为证。

“一例是我在上课时拿个自己糊的写着‘令’字的三角旗。老师背过去写字时,我往左边一挥,左二排的学生就‘啊’地一叫,老师回过头一看,我却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老师再背过去写时,我又往右边一挥,右二排学生又‘啊’地大叫。后来老师打个时间差,逮住了我。这样,老师就把我从前几排的座位挪到了最后一排。

“这样的事例发生几起以后,老师跟我妈说,上五年级时你们最好给你孩子换一个学校吧。这也就是变相的要开除我了。当时老师号召全班同学孤立我,说我是个坏孩子。所有的家长也不让自己孩子跟我玩,说我会把他们给带坏。那时,我妈都不敢到学校参加家长会,不敢面临学校和家长的指责。爸爸妈妈都恨死我了,我妈气得直哭,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儿子?”

“那天之后,我就开始逃学。学校也没有告诉家长,所以家里也不知道。每天一大早,我就背着书包出门了,到处晃悠,去得最多的就是古旧市场。有时也去看电影,当时长春在放《流浪者》,一毛钱一场,也不清场,我就一遍一遍地看,我觉得我就正是一个流浪者。也想出走,跑到长春火车站,站在那看轰隆隆的火车,可是没胆量。

“逃学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当时我感觉到非常痛苦,非常孤单,没有一个人理我,怎么办呢?也不敢跟家里说,说了我爸肯定是一顿暴打。快到那年的期末时,我实在是扛不住了。有天晚上,我突发奇想,花了一夜的时间,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现在回过头来看,我给毛主席写信没有任何功利、世俗的色彩,当时实在是再没有人可诉说了。我在信中表达一个孩子对毛主席的忠诚,还画了两幅画,水彩的,一幅是一个小白兔在吃萝卜,还有一幅是解放军在保卫祖国,背景好像是台湾。我还放进了一张我和妹妹王静的合影照,她才1岁,刚会走路。第二天一早我把信封好,写上‘北京毛主席收’,投进了信箱。”

“7月上旬的一天,老师让一个同学带信给我,要我一定要到学校去一趟。我见了班主任,班主任朝我笑,我心里开始发毛,他从来不朝我笑的。见了校长,校长也朝我笑。他问你家在北京有亲戚吗?我说有,我有一个四姑在北京。他问有在党中央工作的吗?我说没有。这时他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袋。我一看,上面写道: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某某小学四年级2班王刚小朋友收,下面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办公厅。他问这是怎么回事?我说我十几天前给毛主席写过一封信,大概是回信了。他们问能打开吗?我说打开吧。信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办写来的,信中写道,‘王刚小朋友:你6月24日写给毛主席的信还有图画和照片都收到了,谢谢你,今寄去毛主席照片一张,请留作纪念。希望你努力学习,注意锻炼身体,准备将来为祖国服务。日期是1959年7月3日。’

“接下来,各种赞誉就来了,王刚是个挺好的孩子,他只是淘了一点,淘的学生都有出息嘛。接着区教育局、市教育局也都来了,说这不仅是你们学校的光荣,也是我们区、我们市中学生的光荣。后来我们学校一个教自然的老师,他编了一个两幕的话剧,叫《他转变了》,由我来演我自己。这是我第一次登台演话剧。说来也真有意思,事实上,从此以后,我就真的变成了一个好学生,非常的好。这封信完全改变了我的命运。”

再一次改变王刚命运的是“文化大革命”,那正是王刚踌躇满志,想考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的时候,学校停课了。当别的同学戴起红袖章高喊着打倒走资派时,王刚独自一人带着个破旧照相机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后来,他又把自己闷在家里,看了大量的古今中外名著,来填充自己生活中的空闲和苍白。1968年,20岁的王刚插队去了长春市郊区的一个村庄。

1969年,13岁的王静报考吉林省军区文艺宣传队。复试那天,做哥哥的王刚特地从农村回来,陪她去考。考场上,王静发挥得非常出色。考官问她,你受谁的影响?我哥。你哥现在在哪?外面走廊里。让他进来。王刚进来后唱了一首歌,又朗诵了一首毛主席诗词,接下来则是几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对话。

“想当兵吗?”

“跟我妹妹在一块吗?”

“在。”

“好,我想。”

王刚的命运在短短的时间里又一次被改写,短得连王刚回一趟插队的地方都来不及。那天他们兄妹俩一起穿上军装坐电车回了家,家里也高兴坏了。

在部队里一扎就是26年,直到1995年转业到中央电视台,1997年又主动离开,成了一个无牵无挂的自由人。

1985年中央电视台搞中国第一个教师节晚会,王刚被选中当主持人,从此开始了主持人的生涯。紧接着,他又连续主持了1986年、1987年和1988年的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综艺大观》创办时,王刚出任第一任主持人,节目是现场直播,每周五晚上黄金时间播出50分钟。当时还有《正大综艺》节目与之对擂,难度相当大。虽然王刚长得并不英俊,普通话中还夹杂着浓厚的乡音,但聪明的王刚知道怎样扬长避短,他的语言风趣动作幽默,还有那双眼睛,常常一睁开就把观众给“粘”住了。再后来便是《东芝动物乐园》。王刚曾两次辞去《东芝动物乐园》,“第一次是在1995年,当时我正式调进中央电视台,就不能再主持了。第二次离开是在前年9月份,主要是和日方的有些想法不一样,分歧很大,我想算了,就离开了。后来我就在中央电视台《朋友》栏目,一直做到了现在。”

王刚的成功之路无疑是一帆风顺的,对此,王刚自己也坦然承认,“这就是客观的因素了。几乎每一件事都不是我预想到的或曾想积极努力的,全都是找到我这儿了,但运气来了以后,你能不能抓到,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谓的机会到我身上了,我就像做游戏一样,很投入,一定要把它做好。”

“比如说《宰相刘罗锅》这件事,是制片人偶然找来的,我不认识他,他几次打来电话,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的,就想试一把。我把它当成是游戏,一个从来没有玩过的游戏,我要好好玩一把,我一定要玩赢。开始时,从导演到下面的人,每个人脑子里写着三个字,‘他行吗?’,甚至有人直言不讳地说,你怎么跑到我们这个圈里来了?过了十天半个月的,换了三个字,‘还可以’。又过了一段时间,又加了两个字,‘得当心他点’。这时他们感到好像我已有点抢戏了。”

王刚认为,不管你是当主持人,还是当演员,都是七分天性、二分的努力和一分的机遇。“因为这七分的天性也不是与生俱来的,是靠平时的积累。我平时观察生活,甚至注意别人是怎么讲话。虽然我不是有意在做这件事。我觉得这就是生活本身,挺有意思的。其实这些东西就是厚积,然后再找一个机会薄发。现在我去现场,有时都不带本子,因为我平时已经体味、把握得胸有成竹了。”

王刚认为主持人最重要的一点,一定要以一种平等的、平常的、与人为善的心态对待你的嘉宾,你的观众。“真实的平等是我绝不比你高,同时你要记住,我也绝不比你低。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我们整个的精神状态就会大不一样了。”

“所以,我从来不会下去和观众握手,我做不到这点,不像许多歌手或其他主持人那样。也许观众们会想,他下来了,他多么平易近人,他没有架子呀。其实不是。他之所以走下来是因为他意识到他是台上的。我非常鄙视这点,我觉得这非常可笑。我认为我们都是平等的,都一样的是人,都是一撇一捺组成的。

王刚的热点与别人不太一样,早在部队时,每次汇演,别人都蜂拥而上,谁都明白,那可是立功受禄的好机会。但王刚不,他无所谓,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有闲暇去电台录音。所以,王刚说他自己没有常人所说的那种“事业心”,而他理解人生最大的事业就是一个人的生活。

“你的生活本身就是你最大的事业。你每天必须反问自己几句,我今天过得快乐吗?如果快乐,这就行啦。我对人的看法不是你干什么,而是你干得是否快乐。人生千万别较劲。这并不是我今天已经年过半百才这么认为,我在30岁时就这么想了。所以,我跟任何人聊天谈到事业时,都喜欢加上‘所谓’两个字。常人理解的事业就是你的专业,你在社会中所处的地位。如果你看重这个的话,你就会没完没了地烦恼。比如说不少人怕退休,我想既然你怕退休还不如现在就把自己弄成一个退休的状态,多好哇!我觉得人还是应该处于一种休闲状态才对。也许人们认为我现在已经在一个很高的高度上了,其实我自己很明白,我还要下来的。而这种下来在我认为是一种解脱,我觉得挺好。”

对于名利,王刚不热衷于这个,王刚说他更热衷的,是他精神上的所得。所以,很多时候,他感觉自己既是一个入世者,又是一个遁世者。他说,“我的形态我的这个身体本身是入世的,否则我也不会成为公众人物,但我的精神上很多时候是遁世的,我很多事情都是游离这个现实之外的。”

也因此,王刚从来不为明天打算,“这么多年我都这样过下来了,也许这是我最大的一个毛病。成于斯,也败于斯。败于斯怎么讲呢?比如说我英文很好,别人就劝我,你为什么不朝国际明星那个方向发展呢?我说我想都没想过,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觉得我活得挺好。因为人要想明白了。有人说:那样可以更上一步呀,但我想,那又能怎么样呀?因为总有一天你可能又会回过头来变得失落的。当你追求的目标真有一天达到时,你会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心里感到空落落的,你又会怕失去它。”

王刚说,“我现在大概知道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明白我要往哪儿去了。”

文章录入:cfccz    责任编辑:cfccz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