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网站专栏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王钟写<碌碡湾知青传奇>下 部
作者:王钟    文章来源:王钟博客    点击数:5350    更新时间:2009/10/28
【字体:缩小 放大
 
碌碡湾知青传奇(下 116)

知青队的现状,村民也看在眼里。姚老九就去联系胡维,说这些坏小子们现在乱了套,咱们应该教训教训他们,连毛主席都说他们是来接受咱们再教育的。胡维就点了头。但他说咱们的力量不行,只能向上级反映,靠上级的正确领导,不能胡闹。

两人说干就干,他们到公社里找新来的革命委员会主任苗世恩。

这新来的主任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只见他穿件家做的黑面儿棉袄,里边穿件白色的衬衣。说是白衬衣其实已看不出本色了,不知多长时间没有洗,油渍麻花黑乎乎的,要不是黑白颜色的极端反差,肯定让人认为不是黄色就是黄灰色。脸上有些络腮胡子,脸面也是黑漆漆的。见苗主任这样的打扮,姚老九就先开口了,说:“我听人说新来的苗主任和中央的陈永贵差不多,真的就是差不多!”

听姚老九这样说话,苗世恩心里很高兴,就问:“你们找我什么事儿?”

姚老九说:“我是碌碡湾五队打头的(劳动时领工的人),他是我们五队的队长。”说着就指了一下胡维。接着又说:“他姓胡,我姓姚。”

苗主任连连点头:“都是干部。”

姚老九也连连点头:“就是,就是,我们这儿阶级斗争复杂得很,您刚来乍到,我们是想向您反映反映这里的阶级斗争形势。”

“那你就说吧,咱们这儿是咋样个阶级斗争形势?”苗世恩问。

“让胡队长先说吧。”说着,姚老九就示意胡维说话。

胡维很庄重地看了看苗世恩,说;“最新动向当数城里来的那些知青。当初我以为都是些娃娃,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毛主席不是说他们是来接受我们再教育的吗,我现在才体会到还是毛主席有远见,这些人是该好好教育,不过,好多知青拢在一起不太好教育,能不能想个法子把他们都弄回去!”

姚老九插话:“这些人不干好事!”

苗世恩把一对儿小牛似的眼睛瞪得滚圆:“你们是不欢迎知识青年?他们都干了什么坏事?你们慢慢说给我听。”

胡维说:“第一宗是偷鸡摸狗,净糟蹋老百姓。村里王森、锁柱子、张三儿,还有在知青队里带班的周青山家里的鸡都被他们偷去杀了吃了。”

苗世问:“抓住了吗?”

胡维摇了摇头:“抓倒是没抓住,但在他们的房后发现了好多的鸡毛!”

“那第二宗呢?”苗世恩问。

“这第二宗是阶级阵线不清,和村里的坏分子李拐子拉拉扯扯,勾勾搭搭。第三宗是有的知青还私藏军用刺刀,横行乡里。个顶个都是好吃懒做,糟蹋老百姓。第四宗招引外地人冒充县里干部,拆散良家婚姻。第五宗是白用社员的牲畜、车辆和柴草,占用人民公社上等农田六十亩,害得社员不能交足公粮。第六宗是搞不正当男女关系……”胡维一口气说了十几宗知青的罪状。

胡维刚一停嘴,姚老九说:“有个男知青和坏分子李拐子的儿媳妇搞破鞋,连孩子都搞出来了!”

苗世恩嘬了嘬牙花子,说:“知识青年可是毛主席派来的,你们看问题的方向有点不对头。不过,有一点你们反映的很好,那个和知青搞破鞋的是个啥样的娘们儿?”

姚老九就把于天宝如何拜李拐子为师,以及李拐子的儿子是如何的残疾,巧云是如何地和于天宝干了那种事儿,并且鼓捣出个孽种,绘声绘色的讲了出来。

苗世恩就说:“这是阶级敌人拉拢腐蚀知青,我们斗争的对象是李拐子这样的坏人,我们要把受害的知青拉回来才对。”

胡维坚持说:“要是一两个知青咋也好往回拉,多了就不好拉……”

苗世恩坚决地摇了摇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不是你们想把他们整回去就能整回去。不过你们二人真是关心大事,是碌碡湾的大事也是国家的大事,今后要再接再厉。”

向苗世恩反映完情况,尽管他们把知青们整回城里的意见没有被采纳,但胡维和姚老九还是很高兴的,因为他们受到了苗主任的鼓励,说他们是关心大事的干部。苗世恩也很高兴,因为他正在考虑如何抓革命促生产。

苗世恩是赶大车出身,小的时候家里很贫苦,和村里的人一样,本本分分参加集体劳动,一家人声誉不错。爹娘养了六个孩子,四男两女,依次是苗世恩、苗世财、苗玲、苗世新、苗世礼、苗琴。文化大革命造反的时候,苗世恩在乡里可是不得了,大小运动他都冲锋在前,口里常说的一句话是“ 咱贫下中农到啥时候也不能忘本 。”他说的确是真心话。他有使不完的力气,不怕吃苦,不怕受累,更不怕死。那一年灌渠决了口子,他是第一个跳到水里的,在带着冰碴的水里奋斗了近一个小时,上岸时,嘴里说不出话,两条腿已不会走路,好长时间才恢复过来。这个只上过几天夜校的农民,本不识几个大字,可是在运动中,却表现出不凡的文化天才,他自己有时都很吃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能阅读各种红头文件,并且理解能力极强。在某些关键时候,更是一条好汉,在他手里挖出的反革命有二十多人。很多人亲眼见过他挖反革命时的手段,把个女人脱光,强迫她骑到牛套绳子上,绳子两头一头一个小伙子,像拉锯一样来回拉,不过两分钟,让那女人说啥就说啥。

后来他被结合到公社的革命委员会,由一个农民变成了干部。他在原公社时是副主任,他总觉得自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他的许多意见都不能被主任采纳,发展到后来就总是和主任闹意见,向县里要求新的更重要的岗位。这一次县里调整他到了三湾公社。

    苗世恩来三湾虽然才几十天,但他知道了许多情况,去年闹旱灾蝗灾,庄稼歉收,老百姓生活清苦,情绪不高。现在已经到了春汇地的季节,怎样调动群众革命和生产的积极性,正是他急于考虑的问题。现在听了胡维和姚老九介绍的情况,就有了思路,还是要抓阶级斗争,抓革命才能促生产嘛!(116)
碌碡湾知青传奇(117)

各队都行动起来开始修渠了。修渠本是个很平常的农活儿,今年却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和往年不同的是五队先把渠口子直接修到了知青队上游。接着各队效仿,知青们就觉得这是村民们有意整治刁难他们。渠修好了,春汇农田的时候,大队根据公社的意见,几号至几号开几个口子都作了具体的安排。各队都派了年轻体壮的劳力看守大渠,不仅有人专门在干渠上往来巡逻,就是各队新打开的进水渠口,也有人把守。知青队被排在最后,意思是等各队浇灌完大田才能轮到知青队。大家算计了一下,轮到知青队的时候,可能就误了季节,更重要的是姜棋说过,知青队今年还要种水稻,种水稻更需要水。知青们就到大队和公社要求先浇知青队的地。公社说你们就几十亩地,等到最后也不会误事的,你们不要只考虑自己,要顾全大局……

知青们十分气愤,许红说,没办法,这叫逼上梁山。他主张半夜里去偷水。这种事当然要征求队长的意见,他找到姜棋,说了自己的想法。姜棋坚决不同意。许红说:“你就装作不知道。”

姜棋说:“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许红说:“是知道了,我说你装作不知道嘛。”

姜棋说:“我不会装呀。”

两人争执不下,许红说:“那咋办?”

姜棋说:“我说不要去,我还是知青队的副队长,你们要听我的安排。”

许红听了这话,心里就想,副队长算什么,你觉得你是副队长,别人认不认你这个队长还是两码事呢,我能和你说一声已是抬举了你!想到这儿就说:“我要是不听呢?”

姜棋说:“那我就履行职责,逐级上报。”

许红说:“你可以逐级上报,但是要等我们浇完了地再报。”

姜棋说:“浇完了再报等于没报。”

许红说:“那你是一定要上报了?”

姜棋说:“事关重大,不得不报。”

许红说:“那就请大进士不要怨我许红不给面子,我找人把你看管起来,要么就把你捆起来,想去报告你也走不了,这样也免得你担责任。”

姜棋说:“你要这样做,这玩笑可就开大了,后果不堪设想。这种事你是负不了责任的。”

许红说:“我哪有时间开玩笑,咱们的地能浇上水,下了种子能长出苗来就是后果。”说完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天宝和贾成来到姜棋的宿舍,说今天要和姜棋玩扑克。姜棋不玩,天宝和贾成都笑嘻嘻地缠他不放。姜棋明白这是许红的安排。他要出去,天宝就挡住宿舍的门,还笑嘻嘻地说:“难得我们仨有机会在一起玩牌,赏个面子嘛!”说话间许红又进来了,面向姜棋说:“男生人手不够,不能让天宝和贾成两个人陪你,你看是留天宝还是留贾成?”

姜棋说:“谁也不用,如果你们一定要去的话,那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

许红说:“你别和我耍滑头?无论怎样说你也是不能去的。”

天宝说:“我留下吧,我保证不让大进士离开知青队半步。”

许红说:“那好吧。”说着和贾成匆匆离去。

外面也热闹的很,徐杰大声说:“谁要是不去谁就是王八蛋。”

李云章、何美琴、国舟在仓库里往外拿铁锹和镐头,每个人都很兴奋,似乎胸中都燃起了久违的激情。

许红点名说:“国舟、王兰、晓珍姐你们三人第一组,徐杰、李云章、赵万祥你们三人第二组,贾成、何美琴、钱书君你们三人第三组……”分完小组,许红又交待:“各组依次到各生产队的渠口,要先礼后兵,先和他们商量把他们的渠口堵上一会儿,把知青队的渠口打开,越大越好,今晚就把知青队的地灌足,等明儿早上别人知道的时候我们的事儿也就办完了……”

知青们行动很快,不大一会儿就到了大渠上,生产队看水渠的村民见到知青谁也不敢言语,更不敢阻止,任他们作为。上游的支渠口子堵死以后,知青队的引水渠口子也打开了。一切顺利,水势平稳,那清清的渠水就哗哗地流进了知青队的田里。负责看管引水渠口子的贾成、何美琴和钱书君兴高采烈,庆幸这么容易就把渠水浇到了自己的田地里。

在知青队宿舍里的姜棋坐卧不安,和天宝说:“你这是把我软禁起来了。”

天宝说:“别说的那么严重,他们去就去吧,反正这阵子也没人管我们,要是没事最好,真要是上面追究,无非是抢先浇了地,也没啥大不了的,就是上纲上线,你我没去参加,不也是个好事吗。”

姜棋说:“咱们还是向大队领导请示一下吧。”

说话间,紫玉回来了,因为各房间都很静,紫玉的开门声和脚步声就显得很大,天宝探出头来看究竟。见是紫玉,就问:“你怎么回来了?”

紫玉莫名其妙,说:“我在三队给人针灸,完事我就回来了。”

天宝说“原来你没和许红他们去渠上?”

紫玉就追问是怎么回事。天宝让紫玉进屋来,然后把事情的经过和她说了个仔细。紫玉听后说:“既然不能向上级报告,那我们也应该去渠上,不能既不报告也不参加活动,在这里闲着,事情无论对错都有我们一份儿!”(117)

碌碡湾知青传奇(118)

姜棋和天宝说:“我也是这个意思。”

天宝扭不过他们两人,不得不跟他们一起去渠上,心里想反正我的任务是不让大进士去报告,便时时不离姜棋左右。

这阵儿知青队上水的渠口子已不堪重负。先是渠水没过渠口两边的水泥闸槽,几分钟后,水泥闸槽就被水冲得松动了。又过几分钟,那敦实的水泥闸槽与渠帮的泥土彻底剥离了,接着就被渠水冲得打了滚。没有闸槽的口子越来越大,渠帮的土大块大块地往水里坍塌,还伴着咕咚、咕咚的声响。口子由一米变成两米,由两米又变成四米、五米、十米。贾成和何美琴、钱书君说:“可能要出问题!”说着,操起铁锹往里填土。三人忙活半天一点儿效果也没有。看着渠口越来越大,进水的地方已被冲出沟壑,三人着急起来。这时紫玉、天宝、姜棋三人到了渠上。姜棋见到已是十多米长的渠口,急忙和贾成说:“快去上游让他们把各队的渠口子马上打开!”贾成就跑步顺着大渠上行,恰好许红在五队的渠口上。贾成和许红介绍了情况,许红还漫不经心地抽烟,说我去看看。等到了地方,许红也大吃一惊,来不急和姜棋他们说话,赶紧让他们去通知上游的知青,快把其他生产队的渠口子全部打开,然后回来修补被渠水冲开的决口。

上游所有的渠口打开后,决堤处水量虽然大大减少,但水势还是很猛。许红把所有在渠上的知青都召集在一起,下令用最快的时间修复。然而,他们扔进的土马上就被水冲走,他们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叫水火无情,更明白了自己的力量有多大,在这种时刻,无论这些知青怎样团结、怎样合作、怎样忘我地拼搏,他们的力量仍然那样微弱、无力。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每个人浑身上下都溅满了泥水,脸上也都是泥土,被汗水冲的一道一道的。可是他们的努力还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许红说:“算了,这样干白费力气!”

大家就杵着铁锹,站在那里喘气。几分钟后,落了汗水,浑身就冷得打颤,上下牙齿不能控制,个个都哆哆嗦嗦,打着牙骨问许红:“怎么办?”

徐杰说:“趁着天没亮,咱们都回去,明天要是有人问,咱就说不知道。”

李云章说:“咱就说是大渠自己冲开的。”

许红看着几十米的决堤处,又望一眼白花花的田地,说:“这事撒不了谎,不过你们不要怕,好汉做事好汉当,不管出了多大的事你们就说我许红干的就行了。现在都回去,好好睡上一觉,别冻感冒了。”

许红有些沮丧,他知道,要修复这个决口,要集中多少劳力、花费多少时间,这件事要惊动哪些人,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但无论怎样,我许红是条顶天立地的汉子,一切由我来承担。

姜棋懊悔地对许红说:“也怪我,咋就没提醒你要控制水量呢!我本该和你们一起来渠上!”

许红很感激,望着姜棋说:“大进士,你这话挺够哥们儿!”
 
3

 许红真是心大,惹了祸也不在乎,回到知青队蒙头大睡,九点多钟了,他还没醒。这时候大队通知姜棋去公社开会。

姜棋到了公社,见是苗世恩召集一帮人在开会。参加会议的有大队干部,有公社干部。凭会议室里的气氛,姜棋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果然就是关于干渠碌碡湾段决堤的事。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姜棋。这种眼光姜棋是从来没见过的,这种眼光里含着责怪、轻视、蔑视、怨恨、愤怒和敌对。姜棋羞愧难当,脸颊泛青,心动加速。接着,各种激烈的言辞无遮无拦地向他袭来。他什么也说不出口,任凭人们指责、谩骂……

大队是天亮不久听到这个消息的。别看那几个看渠的村民当着知青的面儿大气都不敢出,可知青们一走,就像换了人似的。听说知青队那边决了口子,就老远偷着看,他们也吃惊不小,更知道后果,便三两成帮儿地到大队干部家里去汇报,怎样严重就怎样说。大队干部就到现场去看。面对惨景,他们十分气恼,知青们却又一个不见,便骂不绝口:这些兔崽子真是糟蹋人!说着骂着就去公社找苗主任。

姜棋现在知道许红惹的乱子有多大。在人们乱糟糟的指责和谩骂中,他已经知道公社派民兵骑快马去了龙山水库,通知大坝上的人关死渡槽水闸,估计这会儿已经到了。等关了水闸,大渠里彻底没了水,还要等五六个小时。根据大队干部现场勘察,要修复这段决堤的口子,就是动用全大队所有劳力,大约需要四五天的时间。这是多大的损失!几天的时间也许不算什么,可是季节不等人,特别是播种,晚一天和早一天是有着极大的差别的。姜棋心里难过得很,这是对父老乡亲的犯罪呀!他自责、愧疚……

指责和谩骂要是能解决问题也好,自责和愧疚能解决问题更好。然而,这些是没有用的。会上并没有让大进士姜棋说什么,好像就是让他坐在这里任人指责、任人谩骂。这更让他不安。待会议结束,公社领导告诉他:“你不能走,有事和你谈。”

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

大进士先是想在交代过程时,说明自己是怎样进行了劝阻,后来被软禁而不能向上级报告。后来他觉得要是这样,自己就是知青群体里的叛徒,对不起朝夕相处的同伴们,何况,许红的作法也是为了知青队这个小集体。为了小集体而影响了大集体是说不过去的,但他们绝不是为了搞破坏。损失是惨重的,客观效果罪不可赦,这罪过理应由我这个身为队长的人来担当。

苗世恩说不能就事论事,说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不是一般的生产事故,是阶级斗争,是阶级敌人现行表现。

许红醒来,知道大进士被人叫到公社去了,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好汉做事好汉当,我许红不能坐视不动。想着就换了衣服,戴了帽子,也去了公社。他说这一切都是我操纵和指挥的,与大进士姜棋没关系。公社领导就让他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说出来。

在许红口里,公社知道了在知青偷水行动中,大进士姜棋、于天宝、周紫玉开始的时候没有参加,没参加的理由是让于天宝看住姜棋,因为姜棋不同意去偷水,怕他去大队或公社报告。周紫玉当时不在知青队,他不知道要去偷水,所以开始时她没参加。

许红的说法和姜棋的说法大有出入,姜棋说他不仅参加了,而且指挥了这次行动。两人口供不一,问题就更加复杂。

公社几个干部让他俩留在公社里分别反省,继续想问题。苗世恩召集有关干部分析案情,他说他已初步掌握了一些情况,这是一起有组织、有纪律、有预谋、有行动、有结果的反革命事件。这一事件的前台表演者虽然是知青,但策划和后台不是知青,大多数知青是好的,是上了阶级敌人的当。如果知青里有坏人也是极少极少数。苗世恩还说,可以让姜棋和许红先回知青队去,让他们分别写出真实的经过和深刻的检查,待后进一步追查、定性、严肃处理。

     姜棋和许红以为,写个检查是正常的,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还不该写个检查吗!写了检查估计就没什么事了。回去的路上,两人都在为这次错误的行动痛心,因为这次行动为村民们造成了很大损失,两人都在考虑怎样把检查写得深刻一些。(118)
文章录入:cfccz    责任编辑:cfccz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