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春泽足迹 >> 柴春泽简介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坎坷人生路 拳拳赤子心(十二)
作者:柴春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923    更新时间:2004/6/9
【字体:缩小 放大
 
在看守所关押时,我非常羡慕那些同监号犯人出去干零活儿。其中有各种刑事犯,盗窃的、强奸的、诈骗的……出去干零活儿的人,可以多吃一顿饭。监号内春夏秋冬都吃两顿饭,犯人们轮流用于刮粥盆,轮到我时,我就说:“不刮了,下一个刮吧。”犯人们说:“行,不愧是知青典型,在这里还为大家着想……”后来,允许我出去干零活儿了。用水泥压瓦时当小工,压瓦需要用旧报纸,我有机会看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报道,报上还介绍了一些老一代革命家的事迹。有的大块儿文章舍不得用,就偷着带回监号看。“文化人革命”开始时我14岁,到1976年,我24岁,这10年里,我们是在批判老干部的舆论包围下长大的。老革命前辈那么多的丰功伟绩,我们怎么能知道呢?这样我就开始写反思体会,一个月一份,手纸不够就用香皂、牙膏换同监号犯人的手纸,没有笔就用铅制的牙膏皮。
    后来,我当了监号学习小组长,组织犯人学习。有—个偷骡子的,大家都叫他“骡客”。我问他偷了多少头骡子,他毫不掩盖地说“五十多头”。我问:“为什么偷那么多?”他说:“偷一头犯法,偷两头也犯法,我犯个值得。沈阳去了,天津、北京去了,也玩了。我这事也就判三年。到这里来,还带出个嘴呢!”意思是说,进了监狱,不用吃家里的饭。我做强奸犯的工作,他反倒说:“你柴春泽完蛋,如果是我,像你那样出名,挑好看的,搞他十个八个,进来也值得,人生就这么回事。这下你完了吧!听说一个都没搞过……”耳闻目睹,我才知道,原来一些人是知法犯法,看来真应加强法治。在这里,我对人生、对社会有了更深的理解。有一点,我自己心里有数,无论何时何地,明知危害社会、违法的,决不能去干。
    后来,中央广播电台学习节目播出批判极“左”理论的学习讲座。偏偏是给监号播完新闻联播、关掉广播后才开始学习节目。小小有线喇叭只能传出很小的声音,我就把耳朵贴近小喇叭,坚持听完,收获很大。我在人生路上走了弯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受到极“左”思想的影响。在监号里,我又通读了《世界通史》、《中国通史》、《马列选集》。这些不仅对我纠正极“左”思想影响很大,而且对我平反后考上广播电视大学帮助很大。   
    1979年12月13日,我正在监号内学习叶剑英建国30周年的讲话,听到所长喊“012号”,我立即答应:“到。”“搬行李。”不用问,又是调号。为防止闹事,看守所经常互相调号。我问:“去几号?”“搬出去……”我不禁大吃一惊,“搬出去”就意味着离开监号,还没宣判,怎么直接给弄到劳改队去了?在提审室,昭乌达盟公安局的两入端坐在那里,其中一人念材料。近半个小时.我的脑子乱极了,什么也听不清,只想着会怎样处理我。“依据党的政策撤销案件,对柴春泽予以释放”,这句话我可听清了。“有什么意见吗?”这还
能有啥意见,我马上签了字,又像是在做梦一样。公安局的人说:“以后有事,不要再找我们,要去找纪律检查委员会。”我一听非常高兴,因为我知道纪律检查委员会是党的组织,说明党还管我。公安局的人又说:“你先不能回家,我们送你到翁旗纪律检查委员会报到。”
    中午,在翁牛特旗公安局食堂吃饭。我又习惯地面对着墙去站着。公安局的人说:“快来吃饭。”怎么,我还能和公安局的人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我半天不敢坐,胡乱吃了几口,就说饱了。   
    回到赤峰后,到西大桥停车。公安局的人说:“我们送你去家里不方便,你自己回去吧。”从西大桥到家,不足两华里,我停下来四五次,像是在做梦,因为在监号内经常梦着中央来通知说柴春泽是错案,为我平反。现在是真的吗?我去翁旗纪检委,纪检委人说:“你没什么事了,就是开除党籍。”我一听;这是最高处分啊,怎么能说没事?我不能离开党。
    我总觉得时时处处有人监视我。回家的第二天,刘立新带着鸡蛋和白面到我家看我。第一句话解释为什么离开农村,接下来就哭了。我心里想:她是党员,现在来看我一定是试探我,是不是真心拥护党中央。我就对她说:你去告诉组织部,我不反对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
    她一听,觉得我精神有问题,回家跟她母亲商量,要我去她家住(当时我父母去吉林治病,不在家),她请假在家护理我。我坐在那里嘴里不停地说:“我相信党,忠于党。”
    有一次上街,有人认出我,说:“那是柴春泽。”吓得我跑到公安局,面对墙站着。当时我心里难过极了,但哭不出来,只想笑。这时我想起关押时有人告诉我,如果心里难受,就要哭出来,可千万别笑,一笑出来就完了。我就忍住了笑,过了一会儿,心里好受多了,头脑也清醒了。心想:跑到公安局来干啥,赶快回家吧。一个人如果20年前因五两大烟得了精神病,20年后他嘴里还会不停地说“五两大烟土”。我那时只会反复念叨:“相信党,忠于党。”
    立新非常着急,去问医生。医生说:“不要吃药,给他讲故事,不要老想那事。”她就给我讲一些书上的爱情故事。开始我根本听不进去,后来听进去了。不久我提出:”咱们结婚吧。”她答应了,但遭到家里人的一致反对,都说:“柴春泽一无党籍,二无工作,今后怎么办?”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